秋南_Nayoki

【瑞金/雷安】三件打电话时发生的事情

三个真实的经历
——————————
(1)
“唉安迷修,你充电宝还有没有电?我手机要阵亡了。”雷狮懒洋洋瘫在床上,手里把没电的充电宝开关摁得咔哒咔哒响,躺着的姿势让他有些变声。

安迷修冷笑一声。“呵呵。”他换了个姿势继续靠在阳台门上,干巴巴毫无感情地说:“没有,有也不给你。真把我当傻子,不知道你之前借了我充电宝拿去充你那个电宝这事儿?你既然叫雷狮,自己充电啊。”

这话听得雷狮腰上一挺直直坐起来,床剧烈晃动了一下,下铺金痛苦的呻吟随着床架的嘎吱声传上去。“借个充电宝给男友,至于吗你?按你这说法,我家电费都不用付的?敢情我家是发电厂是吧?”雷狮没好气道。

“谁知道你,保不准真是呢。你哥叫雷伊……”

安迷修的话说到一半就像断带的磁带,突然没了声。

雷狮皱着眉,一连叫了好几声“安迷修”过去也没回应,又把手机拿到眼前好几回确定还在通话中,发觉事情不对。

就听那边战战兢兢传来安迷修的声音。

“老……老师好。”

这下雷狮差点没笑出声来。
得,让你站阳台,被宿管抓了吧。

熄灯已经很久了,宿舍楼安静得听不到什么声音,电话那头的那间宿舍也是一样。宿管站在二楼平台的安迷修宿舍阳台边,跟安迷修大眼瞪小眼,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死寂。

“这么晚不睡觉,在干嘛?”最后宿管说。

安迷修脑子转速过快刹不住车飞了出去,他脱口而出“跟我爸打电话,他惦记我。”

……
惦记个屁!!!
上天吧雷狮!!!

雷狮一字不漏地把他们的对话听了进去,憋笑到癫狂。安迷修重新把手机举回耳朵边的时候,雷狮笑意盈盈和蔼地对他说:“安迷修,儿子哟,爸爸惦记着你呢,你知道爸爸是爱你的。充电宝借我。”

安迷修也同样笑意盈盈地回答他:“哦,这样的吗,但是滚吧你雷狮。明天敢在学生会充电我就打死你。”

(2)
对面回话过来的迟钝和逐渐有些模糊不清的软趴趴的话语让格瑞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他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问:“困了吗,金?”

过了两秒,金才掺着鼻音,小小声“嗯”了一下,明显有些困到神志不清了才会发出这种平时没有的可爱声音。

一击必杀直戳心窝,不幸没跟金在同一宿舍么格瑞顿时一阵悸动。“去睡觉。”他轻声道,语气像在哄爱玩又疲劳的小孩儿。“等你睡着我再挂电话。”

金的反射弧又更长了一些,他打了个哈欠才说:“晚安哦,格瑞。”

这句话格瑞是没能全部听清的。他回了个“晚安”,很快就听到电话那头细小的呼吸声平稳下来,甚至还伴很难察觉的微弱心跳声,有节奏地跳动着,几乎要把格瑞的心跳同步化。

有个念头钻进了格瑞脑海里,他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墙壁,金就在那堵墙后面的位置。格瑞的生物钟向来极其规律,生物钟精准得像瑞士表,从来是宿舍第一个起床和出门的人。
这个晚上他做出了没有立刻好好睡下的决定。

格瑞从枕头底下摸出耳机,把通话音量开大,平时仅用来打发时间的游戏则设定成静音。没了音效的游戏画面难免显得有些滑稽,但是格瑞不在意这个,游戏没能吸引他的大部分注意力。

他的耳机里传出的是金均匀稳定的呼吸声和小小的心跳、偶尔翻动身体的布料摩擦声音。

那堵墙后面的场景光是想想都能让幸福充满他的整个心脏。

(3)
雷狮安静如鸡地平躺在床上,双手叠在胸口,紧闭双眼。这并没能帮助他更快更好地入睡,因为下床打电话的声音顽固地坚持要从他耳朵里钻进去。

“啊,格瑞在背书吗?那有百分之九十的注意力都在看书吧”

金没插耳机,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尽管很小但仍足以让雷狮听清。

“……傻子。百分之九十的注意力都在跟你讲话。”

雷狮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沃日,格瑞还有这种操作吗。
代练吧。

评论(12)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