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贱虫|spideypool】life line ②

诶哟 真的是开坑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
本来是打算一边玩life line一边更新的
但是后来突然想到“要是泰勒中途被我弄死了怎么办?”  剧情中断的话我就没有大概方向了x
所以花了两周时间(住校所以其实只有四天)蹲守游戏 一路通畅地打出了HE
可喜可贺!
现在能愉快的写HE啦!
另外,渚君,我想跟泰勒谈恋爱。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他们彼此 设定也不属于我 属于我的只有清奇的脑洞 内容和ooc。
括号内内容是彼得手动输入用来示意重点的,通讯器可以将音频转为文字(这是私设)
———————————————————

  “哈啰——有人能听到我吗?”

  韦德威尔逊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他梦见有个好听的少年音正在叫喊着什么,还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是声音远远的有些听不清。虽然这才是第一次,还是在梦里第一次听见,但是韦德敢说这声音的主人绝对比美女更具有吸引力。
  “我觉得我还能再睡一会。”韦德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闹钟,确定上面显示的时间还没到程序设定好的这个长腿闹钟大叫着跳起来一脚踩在他脸上的时候。“晚安啦,斯嘉丽,叫我起床的时候温柔一点。”他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斯嘉丽是韦德闹钟的名字,因为它是他的“乱室佳人”。

“有人吗——?”
  这次韦德猛地弹坐起来。天知道他才刚闭上眼睛,但是那个声音却清清楚楚地又出现了。不是梦里的声音,那是谁在讲话啊?韦德环顾四周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
  “这东西的确能用吗,嗨?”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就在韦德的房间里。睡意褪去后韦德很快地反应过来,他翻下床从床底胡乱摸出了丢失已久的通讯器。“是的,是的,我听见了。”韦德对通讯器说。他已经确定是有人连上了他的通讯器,并且由衷地希望对方的确是有什么大事才会半夜吵醒他。“呃,你是谁啊?”

  彼得重重地出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上帝保佑,已经好久了…怎么说呢——瓦里法号实习生兼实验技术人员彼得帕克,致敬!我们的舰船失灵坠毁在某个未知卫星上了…(注意,是未知,我也不知道这是哪。)我有幸搭上一个逃生舱,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也逃出来了,现在我孤身一人坐在逃生舱里,视线可及范围内空无一物…哎,有幸回到地球上的话我是要去买彩票的。”讲到最后他的心情又有些沉重,唉声叹气起来。
  韦德承认这仿佛电影情节般的剧本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的确是可能的。瓦里法号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了,因为它是由天才富豪托尼史塔克一手设计并监督制造的,从它进入宇宙一直到现在也有好些时间了,况且拿这开玩笑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可怜的男孩,那实在是太不幸了。你一切还好吗?”韦德询问道,决定先给让这男孩感受到关怀。
  彼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认认真真地仰起头环顾四周。“还好…也只能说还好了。没有食物,没有水,只有不能吃也不能喝的神奇新鲜空气和我的IEVA服。”彼得小小的发着牢骚,“现在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做些决定(听我吐苦水和监督我不要那么早死掉)……我只有你了。”
  最后一句话让韦德很受用,“哇哦!你选择了我,真是受宠若惊!愿意为你效劳,我落难的小王子——现在你不妨出去走动一下看看情况,再做下一步打算?”

  对于这个称呼彼得翻了个白眼。就目前来看,两个爱讲俏皮话的家伙凑在一起难免容易偏离话题…但在这种情况下能有某种方面爱好相同的人帮自己分散注意防止自己过度悲观,彼得还是很高兴的。他扶着救生舱壁站起来,小心翼翼地踏上这颗不知名卫星的地表。“好啦。那边有两股烟柱…我猜是断成两截的瓦里法号吧,天啊。它给我留下了一个很好的路标啊…反方向那边,就是我现在面向的这一边,大约几里外有一座巨大的白色山峰,跟这里地面上那些白色岩石成分一样…我猜。”
  他又皱皱鼻子,觉得这山不太对劲。(要是瓦里法号真的只断成两段就好了。你知道吗,这山诡异得不行,居然是对称的!根本不像自然形成的。)他把这句话发送出去,顺便关上头盔。
  韦德毫不犹豫的就选了回到舰船上,他在之前彼得抱怨的话语里听出这小家伙此时饥肠辘辘。“跟随自己的内心吧,男孩,回瓦里法号上去!然后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你们的厨房里有墨西哥卷饼吗?相信我,墨西哥卷饼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没有之一。如果有的话你真该试试的。”虽然谈到卷饼韦德能说很多,但是为了不使他跟那男孩之间的话题只剩下卷饼,他还是适时地闭嘴了。
  这个问题彼得倒是真的不知道。“没有吧?或者说,我没看到他们拿出来过,我平时更多地待在实验室和自己的船舱里。我不太清楚这类食物在太空里能保存多久…”彼得咂咂嘴,用IEVA服上的指南针确定好方位然后朝烟柱走去。“…通常来说,有些食物被压缩过后味道跟原来根本不是一码事。你是墨西哥人吗?”彼得觉得对方未免太沉迷于墨西哥卷饼了,那种执念让他想起了韩国人对泡菜的执念。
  韦德不明白彼得得出这个结论的原因。“你怎么会这么觉得啊?不,我才不是呢,我可是个热血沸腾的加拿大男人!如果你想知道的话,现居美国纽约。”
  “纽约!”彼得顿时生出一股亲切感,“我家也在纽约!要是有机会的话说不定我们能线下认识一下,不用仅限于做网友了。从那个烟柱的距离看来,我最少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要走,我能不能先关一会通讯器专心走路?随时联系你,别走开哦。”
  (尽量,我是说尽量别走开,要是你愿意的话。)彼得加上这么一句。
  韦德心里闪过一个他自己也没抓住的想法。“韦德威尔逊!我是说,这是我的名字!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认识!”他飞快的说,希望彼得还没有关通讯器。
  那一头沉默了好一会,久到韦德以为彼得根本没听见的时候,彼得终于说话了。“抱歉,抱歉,我听着呢。把你的名字再重复一遍?你刚才说太快了,我保证这一次会记住的,绝——对!”
  感谢上帝,他真可爱。韦德装模作样感动地吸吸鼻子,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彼得满意地复述了一次。“韦德威尔逊,对吧?我记住啦。彼得帕克,非常高兴认识你,威尔逊先生——”
 
  (这次不是用舰员身份打招呼的哦。:O)
 
  韦德心满意足地倒回枕头上,闭上眼睛。几乎就在同时,他的斯嘉丽吵闹起来,跳到他脸上。
  “Oops……You mother fucker!”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