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贱虫|spideypool】life line③

我上次用的是这个序号吗?不记得了))
上周末去了深大祭 所以又没有更新x
今天也是惯例的开坑一时爽 填坑火葬场
突然发现我好喜欢韦德的闹钟啊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他们彼此 设定也不属于我 属于我的只有清奇的脑洞 内容和ooc。
————————————————————

  斯嘉丽大吵大闹地迈着长腿跳上沙发,又大吵大闹地从沙发的另一边跳下来。这个令人恼火的闹钟之所以会出现在韦德家,是因为一开始他是个起不来床的角色,直到同事把斯嘉丽送给他,那之后他就逐渐养成了正常的作息时间。
  实际上,今天斯嘉丽也好好地执行着它的工作,韦德现在恼火极了。这是为数很少的几次抓不住斯嘉丽,还是在韦德完全清醒过来了的情况下,而且它今天似乎格外愿意弄出点大的声响来。韦德原先的计划是度过一个安静的早晨,边安安静静的做些日常琐碎边等待彼得找他——事实却告诉他他还是太天真了,因为韦德踏进卫生间后就不愿意再出去了。这天的斯嘉丽甚至还学会了躲进床底跟墙角摩擦碰撞,在韦德走开后再跑出来。

  韦德站在浴室镜子前,细细端详着被斯嘉丽踩了一脚的英俊面孔是否安好。斯嘉丽第三次一头撞上浴室的磨砂玻璃门,发出“咚”的一声。
  彼得上次联系韦德是在他煎卷饼的时候,为了不让呲呲的煎饼声打扰两人的交流,韦德毫不犹豫地暂时抛弃了心爱的食物。
  “诶 诶哟,”彼得累得直喘气,拖着沉重IEVA服前进对体能不是特别好的他来说是一项体力活,“我觉得这辈子我都走不到瓦里法号那边了,路程好像比我估计的要远——还好是瓦里法号,那座山可比瓦里法号远的多…”
  韦德听着那边好听的喘息声,脑子突然一热,幸亏反应力够快才没讲些糟糕的话出来。“别放弃啊,男孩,你肯定能走到的,要是你想的话我可以从美国南部一直走到加拿大最北边给你看。坚强点。”他定下心神,努力思索着该怎么鼓励别人。
  这话的确起了作用,彼得又喘了一阵然后回答他——他一直没有停下脚步——“我可是一直都坚强着呢!这次就等走到了再联系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事实是我已经没有腿了,我还蛮引以为傲的长腿已经离我而去,现在漂浮着靠意念前进。下次我可以给你示范一下意念移物。)
  这话把韦德逗笑了。
  随后彼得就离线了,韦德也回到了自己的锅旁。从那时起又过了半个来小时,韦德吃完了早餐收拾完文件换上正装,就差出门了,却被闹钟给堵在了浴室里。

  跟镜子里的自己又僵持了一阵,韦德再也耐不住性子了,暴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用力甩开门朝着阳台大喊:“行啦,听着,我不跟你杠,你就自己等着没电吧!”
  斯嘉丽那时正撞到了阳台的落地窗上。韦德绕开它又甩上大门,闹钟的声音登时变得微小沉闷。

  车载手机架上原本属于手机的位置现在放上了一台通讯器。韦德心不在焉地行驶在道路上,脑子里闪过了许许多多奇怪的小念头,比如“开车使用通讯器算不算打电话”“我居然能为等一个没见过面的陌生人的电话而不放音乐”,诸如此类。

  这天韦德第三次跟彼得说上话,是韦德在空间不小的独立办公室里跟转椅一起旋转跳跃闭着眼的时候。韦德转得有些忘我,以至于他漏掉了好几封下属传上来的邮件,这一掉年龄的行为直到转椅椅背撞在沙发靠背上,而韦德从转椅上掉下来为止。端坐在办公桌上通讯器恰好在这时响了起来。
  “韦德,韦德!你在听吗?”彼得的气息听起来平缓极了,不难猜出他已经休息了好一会,“嘿…我到啦!IEVA服不显示时间,我大概走了多久啊?我猜,两个小时?”
  这下韦德完全顾不得叫嚷和心疼自己首先着地的脸了,一方面是因为高兴又能跟彼得讲话了,而且男孩还直呼了他的名字。韦德利落地爬起身拉着椅子奔回办公桌旁。“诶,甜心我在——”他狡猾地替换掉了对彼得的称呼作为彼得直呼其名的回报,“你的实际用时比之前预计的要多,但是比刚才猜的少。”
  彼得笑了出来,他假意抱怨道:“好不容易到了远离学校的地方,结果你的语气还是让我想起了学校数学教授!”
  韦德也笑了。“而你现在的目标就是要回到这个靠近学校的地方!汇报战况,士兵,该做正事了。”
  “哼,这个嘛,我早就观察好啦!”彼得颇有些小得意,一五一十地把事先整理好的情况汇报出来,“瓦里法号如我所料断成了两截…至少大体上是这样,还有大量碎片散落在四周,像世界末日那部电影一样。(你想知道的话,我是相信世界末日的,现在害怕极了)初步定下的两个目标是飞行舱跟船员舱,但是它们离得好远…我要去哪里?”
  船员舱这个带有厨房的部分让韦德差点选择了它,但最后他还是改变了主意。“飞行舱。最好先去那里看看能不能与其他舰船联系上,然后再去填饱肚子。”
  被这么提起,彼得才惊觉自己的确饿了。“你说的对,那我得麻利一点儿。首先让我穿过这堆残骸……入口被乱七八糟的隔热材料堵住了,不过它们似乎承受住了大部分冲击,感谢上帝!大多数器具至少看上去还是能用的!”一阵翻找的声音过后,韦德听见彼得倒吸了一口气。“我们发啦!…但是有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我找到了看上去没有坏的失事信标和防御炮塔,我可以不用嘴炮来防身了!接下来是坏消息,我没找到能给它们供能的任何东西,这意味着它们差不多还是不能用。”
 
  韦德替他遗憾地叹气。“这边难道没有什么备用电池什么的吗?为什么非得放在不同的地方啊?”
  彼得深有同感,韦德说完了他的台词。“我去驾驶舱找找好了,应该会有备用电池之类的…等一下,那是什么?”
  噔噔噔的脚步声过去,彼得发出一声短促又尖锐的尖叫,吓到了韦德。“怎么了?突发情况?在没找到给炮台充能的电池以前?”他紧张地凑近了通讯器。“不,不是,是阿亚舰长…天啊,好多血,天啊,天啊!她还活着!我得救她!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彼得慌乱得有些语无伦次,最后一句话不知道是给谁的,然后飞快地断掉了通讯。
  “什么…喂?哎?” 韦德愣了好一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反应过来了也没有什么用。他这才把视线转移到未读邮件上。内容还没读上几行,彼得就又拉去了他的注意力。

  “呃,嗯,是这样,很抱歉刚才没跟你解释一下…但是刚才又有一些新情况,我完全没有料到…嗯…”彼得像是遭到了什么特大打击一样,声音很是沉重。
  韦德一下就猜了出来。“其他船员,是吗?”他小声的接过彼得的话,试着不让彼得再想起之前可能看到的可怕场景。“…别太难过,这并不是你的错,甜心。打起精神去帮助还能抢救一下的人吧。”
  彼得察觉到对方的意图并感激不已,顺着话头不再继续这件事。“我已经掏出了脑子里所有的急救知识,我到船员舱去找了个急救舱过来——就是在船员舱那里…然后,我没有动扎在阿亚舰长身侧的那根金属条,最小幅度地把阿亚舰长放进了急救舱…我没做错什么吧?”彼得掰着手指数出自己的措施,生怕有哪一步会危及舰长的性命。
  他小心翼翼的声音让韦德有了一股想把他抱进怀里再好好安慰的欲望。“放心,你做的很好,没出错误。你成功地帮助了她,她会活下来的。”韦德放轻了语气。
  “…谢谢…”彼得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然后,她好好的会跟我一起回到地球上,对吧?”
 
 
  “当然,彼得,你可是上帝派下来的天使,上帝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
写到这里突然发现 游戏里完全就是泰勒一个人在碎碎念 要给韦德找到跟彼得对话的机会还是蛮难的))尽管不想 但是最后还是写了不少对话出来  哎。)

最后 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要是喜欢的话不妨给我比一个哈特 或者是留言给我提意见啊 还有很多很多不足)) 每周从学校回来一定会一一回复的x

上帝请教会我怎么让文章写得会被人期待下一次更新——_(:3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