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同居三十题#庆祝某个纪念日#

※虽然知道肯定有人写过但还是想写系列
※ooc是我的 他们属于彼此
※写完之后才突然想起时间问题 所以这一篇是在两人退役后
※三十题的顺序才不是按顺序时间线写的x
※非常非常非常轻微的四舍五入等于火箭的开车描写所以不用注意(不

————————————————
  “勇利,勇利——勇利~”维克托在书房的桌子前仰起头呼唤着恋人的名字,甚至一连换了三个不同的语调。“过来一下——”

  没有人回应他。

  维克托困惑地扭头看向门外,然后蹬着带有轮子的靠背椅呼啦啦地一路滑到走廊上。

  “勇利——?”

  没有人在家,也没有马卡钦。

  维克托先是听到了肉垫踩在地上的啪嗒啪嗒声,然后是爪子挠门的唰唰声,最后才是一连串钥匙碰撞导致的声响。

  “维克托,我回来啦!”勇利推开门,马卡钦便率先从他脚边冲进屋里,想跟它坐在沙发上颓废的主人要一个拥抱,被维克托站起身躲开了。马卡钦眨了眨湿乎乎的圆眼睛,以为维克托在跟它玩,第二次朝他扑过去,也第二次被躲开。

  但即使是这样也没能把维克托的半点注意力吸引到它身上。

  如同方才马卡钦做的那样,维克托直直朝勇利扑过去,一把把勇利抱进怀里。“勇利好过分哦,”维克托把脸埋在勇利的脖颈,声音泫然欲泣。“居然一声不吭地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

  勇利安慰地拍拍他的后背,明白这是维克托每天的例行撒娇。“因为马卡钦想去散步了啊,我才把门打开它就已经冲出去了,因为很担心...所以直接就去追了。没有跟你说,抱歉喔。”他的声音带着歉意,试图再找点理由让维克托高兴一点。“而且我看你刚才在书房好像有事的样子......”

  这个说法被维克托哼了一声接受了。他没有松手,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带勇利向沙发移动:“当然有事——今天不是我跟勇利的重要纪念日(之一)吗!所以要好好庆祝一下——”

  咦。
  咦???纪念日???
  胜生勇利被他男友推倒在沙发上的时候这么想着。
  我忘记了什么吗???

  他脸上一闪而过的迷茫被维克托成功捕捉到,于是维克托换上了一个受伤的表情。“不会吧...勇利今天不仅把我一个人扔在家,还忘记了这个纪念日吗?”

  “不会!!怎么会呢,当然记得!!”勇利的大脑在经过了极短时间四舍五入等于没有的思考之后做出如此应急反应。
  所以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来着啊??

  直到维克托再次高兴起来然后把他双手扣过头顶另一只手继续对他动手动脚并吻得他失去理智时,勇利也没有想清这个问题。

  但是维克托心里清楚,勇利绝对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但是他一点也不生气。
  “勇利,”他停下动作,轻柔地亲吻着勇利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戒指,“今天是我们两个交换订婚戒指的日子喔。”
 
  “呜,那,那个,明明就是护身符...”勇利再一次为这两枚至今没下定位的戒指辩解。“所以...这个日子干嘛,要纪念,啊...”

  维克托轻笑两声,发现勇利在扯着他的衣角想要继续。“我倒是非常乐意把跟勇利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成纪念日呢——”他把勇利的腿掰得更开些。
  嗯??这话听着总觉得不太对啊??
  勇利剩下的一丢丢理智记住了这句话。

  披集在一天下午欣喜地发现挚友给他发了消息。
  「嗨披集,这个时间没有打扰你吧?」
  「当然没有!现在是休息时间!」
  「啊...那,是这样。」
  「维克托最近总是喜欢弄些纪念日要求我做些这样那样的事...倒不是说纪念日不好,但是真的,有些太频繁了。」
  披集把这句话来来回回读了不下五遍。然后还是没有找对重点。
  「嗯??做些这样那样的事儿??」
  「勇利,身体还好吗??」
  「披集你重点错了...!!我好得很啊,昨天还成功地整组跳跃perfect!!」
  「嘛,嘛...讲实话啊这种时候吃饱了狗粮的我竟无言以对。总之一句话,勇利你啥时候受不了了就来泰国找我玩吧,包吃包住免费导游,记住我永远是你的强大后方!!」
  「...哎,咦???」
  「顺便帮我给维克托带句话喔!」

  “勇利,勇利~手机比我好看吗?”维克托的头枕在勇利的大腿上,这时不甚满意地拉了两下勇利胸口的衣服。“我都快要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在跟手机谈恋爱了。”

  “嗯?没有啊?”勇利吓得把手机屏幕按掉了。

  “呐,勇利,我们两个什么时候确定关系的啊?”维克托撅撅嘴,问道。
 
  这个问题让勇利仔细思考了好一阵,发现自己也拿不准。“...大概是水到渠成型的,不知不觉就...?披集他们还觉得我俩告白前就已经在谈恋爱了...”

  维克托眨巴两下眼睛。“啊,这样哦,那就好办啦。”

  勇利低下头跟他对视,不解地歪头。“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维克托凭借腹肌的力量直接坐起来,夸张地张开手臂给了勇利一个拥抱。“没什么——既然如此,那每天都是我跟勇利在一起的纪念日啦!=♡=”
  勇利说,他的内心毫无波动。他又摁亮了手机屏幕,看了眼几分钟前披集发来的那条信息。

  “维克托,披集要我给你带话。”勇利满脸严肃,转过脸去对上维克托漂亮的蓝色眼睛,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湿热的鼻息都能喷在对方脸上。“年轻人要节制一点。”

  维克托沉默了两秒,突然笑出声。

  “我又不是年轻人了,是吧~勇利?”

————————————————————————

最近得了一种叫“不写细节描写就会死但是写了细节就会爆字数一不小心就写很多本来只想写段子变成短篇一发完变成上中下”的破毛病
这种绝症逼得我作文都不够格子写 缩着写又写不出感觉
(哭泣)
写完之后才突然想起来交换戒指是在巴塞罗那大奖赛前一天 所以权当是两人已退役吧x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