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大学崇尚自由恋爱!②

※金融系颜值担当维克托×心理系系宠勇利
※大学生设定,年龄操控有,两人都是大三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可能会有奥尤和leoji
※所以我果然还是舍弃不了我的废话...
以上
人傻不会弄超链接 前篇请自行走主页_(:з」∠)_

——————————————————
  「嗯...那勇利你看我怎么样?我来做勇利喜欢的人,没问题吧?然后让我做勇利的男朋友,他就会放弃了吧!勇利就不会困扰啦!=♡=」

  披集惊恐地听到浴室里第二次爆发出惊叫。

  「哎,哎,哎,这样不是很好吧?所以还是不用了」
  勇利用脑内爆炸外喷蒸汽的混乱大脑思索着委婉拒绝又能显得自己不是特别在意的词汇,手指颤抖着键入信息,期间还好几次打错了字。他听到披集在着急地询问情况,但是没有回应他。

  「怎么会——你看嘛勇利,要是我来做这件事的话,既可以帮助到你,又可以让我免受同样的烦恼啊」
  维克托没有泄气地坚持着。他的想象里,性格内敛容易害羞的胜生勇利这会应该红着脸心情混乱复杂——像以往每次维克托看向他的时候的那种反应——又努力地想让自己的语气看上去很镇定。

  你猜的很准啊同志。

  勇利恨不得马上穿越屏幕冲到维克托面前掰着手指给他阐明利弊,因为他实在不希望跟喜欢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交往。可鉴于他并不能这么做,他只好用自己最快的手速打了一大段字发送过去。
 
  「不不不维克托啊,这个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啊,你看哦,暂且不提我们两个都是男的这个事(声明一下 我拒绝我的部员的原因真的不是因为排斥男性交往 我自认为三观还是正的 真的是因为没有感觉) 维克托你至少是个直男对吧?之后,迟早还是要找个、女孩子成家的吧...啊,维克托还很受欢迎啊,要是跟我来了这出的话,维克托多少会受影响的吧?名声啊什么各方面的...所以,我觉得不行」

  勇利安静地等着回复。原本心脏有些雀跃的剧烈跳动着,现在却被自己发送出去的某些字眼刺痛了,痛苦地纠结成一团。

  「勇利说的也是哦」

  对吧,就是这样啊,不要坚持了。

  「但是没有试过的话怎么能知道我是个直男呢——而且对象是勇利的话,我就完全没有问题。勇利这么为我着想真是太可爱了,但是偶尔也要想想自己嘛。毕竟我还挺喜欢勇利的哦!」

  ......这话是什么意思?

  勇利费力地眨了眨眼睛,不让额发上滴落下来的水珠掉进眼睛里。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勇利觉得他一定是在床上赖床,这还是个美好的早晨,他一定还在梦里,室友披集一定还在使尽浑身解数试图叫醒他。

  这一定是个梦。

  是个梦的话,答应一下也没关系吧?

  在被室友叫醒,这个梦结束之前。

  「嗯,好...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你了。」
  「但是还有一件事想约定一下...要是对方已经不再困扰我,我提出要结束关系时,请一定要听我的。」

 
  维克托又一次从床上跳起来,振臂欢呼。“天啊,天啊,克里斯!!”他从自己的床上径直蹦向旁边克里斯的床,然后又使劲蹦了几下。“你不能相信——我也不敢相信!但是这是真的!哇哦!!这真是太棒了!!”

  带好眼罩已经睡下的克里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他气恼地甩下眼罩,绊了维克托一脚。“你——要干嘛?看在我是你恋爱顾问的份上,你就不能偶尔让我在熄灯前早睡一次吗?你多大了,维克托,是二十三岁,还是三岁??”

  维克托摔倒在床上,没有生气,迅速地撑起身子看向自己的室友:“对,对,我要谢谢你啊克里斯!!听着,我,现在是胜生勇利的男朋友啦!——虽然是暂时的——但现在,的确是!!”

  克里斯花了一点时间消化这句话,顿时睡意全无。“噢!看不出来啊维克托,进展神速!可是我要提醒你一下,开学的时候我们就约法三章过,谁也不许往宿舍里带人,因为那样你可怜的室友就会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维克托沉默了一会。“你的担心大概是多余的。”最后他说,“因为这中间还有点情况...我大概只算个挂名。但我还是很高兴——特别高兴!”

  他突然的低沉和再次兴奋让克里斯彻底弄不懂了。克里斯困惑地看了他一眼,把眼罩带回脸上,悠悠地踹了维克托一脸赶他下去:“那你要不要去给你的小男朋友一个晚安吻啊,维克托小朋友?”

  他在一片黑暗中感到床轻了些,然后听到了维克托有些懊恼的声音。“实际上...我还不知道他的宿舍在哪。”

  这把克里斯逗笑了。“哦,我的天哪,维克托,你认真的?”他说,又抬手把眼罩往上掀开一些好看清维克托的表情。“你不要告诉我,跟勇利住对门住了快三年,你从来没有发现过?这还谈什么恋爱,吹了吧吹了吧——”

  回答他的是门砰地撞在墙上的声音。

  勇利打开浴室门的时候看到他的室友蹲在门口,手机拨号键上输着120。“喔披集——”他连忙夺过室友的手机,把号码删掉。“这电话不能打——我好着呢。”

  披集不高兴地大叫起来。“嗨,我担心死了——!!你就算发短信,不能给我回个话吗?我生气了,你要是不把跟维克托的聊天内容告诉我我就不原谅你。我还要把你赶出宿舍去睡。”

  觉得自己把事情都想明白而且坚定了立场的胜生勇利发觉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兴。面对披集的发问,他打算轻描淡写地带过去,因为他既不想告诉披集内容又不想告诉他真相。“嗯...就是,跟平常的差不多啊,没什么特别的啊。披集你快去洗澡吧,一会要熄灯啦。”

  “不信,我才不信呢,我迟早会带雷奥和光虹审问你的!”披集在被勇利推去找衣服时这么说。

  毫无预兆地,宿舍门突然被人用力地敲响了,而且一下比一下重。勇利在心里感谢敲门的人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一边又暗暗心疼了对方使劲敲门的手。

  然后等他把门打开,他就反悔了。

  “勇利!”维克托出现在他面前,漂亮的蓝绿色的眼睛里正闪着喜悦的亮光。勇利被这个闪亮亮的眼神看得一怔,迷茫地歪了歪脑袋:“...是?”

  刚从浴室出来的勇利还淡淡地冒着水雾,头发湿漉漉的安分地贴出了他好看的头型,日式浴衣敞开的领口能看到勇利漂亮的锁骨形状和透着粉色的大片胸口——维克托很艰难地把视线拉回勇利脸上。“啊,我就是有点高兴...”他伸手把勇利揽进怀里,感受到对方瞬间的僵硬,觉得好笑。“...所以过来给你个晚安吻!”维克托顺着勇利推他的手让两人间拉开一点距离,然后动作轻柔地撩起他的额发低头亲吻了勇利的额头。

  勇利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慢动作一样地眨了两下眼睛,然后脸色炸开一团红。“啊,嗯,咦??”啊啊啊披集还在啊哥哥你快走吧我的妈呀这下糟了我药丸

  熄灯铃适时地响了起来。
 
  维克托假装没听到铃声,仍然用一只手搂着勇利,空着的手点了点下巴,一副思索样。“勇利那么害羞,所以肯定没有回礼啦...那这样,明天我来找勇利一起吃早餐好吧?”他笑弯着眼眸看着勇利。

  这副表情又让勇利看得一愣一愣的,脑子空白地就点头答应下来。

  宿管的喊声响起时维克托才抽身离开,临走前又往勇利脸颊上亲了一口,回到宿舍关门时还给傻站在门口的勇利飞了个wink。勇利看着维克托进了对面宿舍,在宿管还有两秒到达战场时关上了门。

  他转身,看到披集举着手机对准他,脸上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
 
  “那个,我可以解释......”勇利无力地说。

  “我不听!”披集吸了吸鼻子。“不是说跟维克托谈了跟平常一样的东西吗,所以赶紧坦白,你跟维克托谈恋爱多久了?你居然不告诉我?从现在开始,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我可以找律师吗?”
  “不行,首席法官披集驳回请求。”

  后来勇利躺在床上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维克托方面似乎直接忽略了先做暗恋对象这一步,直接跳到了男朋友。

  但这又是什么意思啊,维克托?

  跟我明明不可能吧,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随便乱给别人希望,真是,太过分了。

————————————————————————

在车上晃得意识不清))))
所以我大概完全没写出想写的感觉  维克托是绞尽脑汁地想把这种暂时关系变成正式的 勇利是觉得这是假的是特技虽然很喜欢维克托但是为了结束关系之后两人都能好过一点狠了心尽量把维克托推出去  这种的感觉
觉得勇利要被我写成小哭包))x

勇利:维克托你不娶何撩
维克托:你看看我啊我是真想娶你(bu)

评论(6)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