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大学崇尚自由恋爱⑥

这个才是遗言(不
——————————————————
    胜生勇利最后已经不想去回忆这场闹剧是怎么结束的了。

    而且鉴于这几天都过得乱糟糟的太过于欢脱,勇利直到那周的周五才有精力去研究那份最后交上来的策划案。

    他隐约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赛琳娜的策划案附件是一份剧情相当不错的剧本,并且表示希望让学生会的一众高颜值干部们采用做特别演出。

    其实要说她脑洞很大,因为她在话剧比赛这种场合写出了“人鱼与人”这种主题的故事,完全地放飞了自我没有考虑场地限制,这个大问题在他们的特别会议时第一个就被克里斯指出。

    一番讨论过后,勇利说服了他们。几人做出的决定是采用剧本,但是改变表演的方式,他们的话剧不做参赛而仅仅是在比赛出分前作为特别表演以短片形式放映。

    电视台御用摄影小组组长披集很快地从信息老师处征得了礼堂大屏幕的使用权。

     第二个问题在于人鱼。这意味着他们得花点心思做一条精致结实的鱼尾,并且人鱼的扮演者还得学会并着腿游泳。

     这问题像个皮球,在九个人中间踢来踢去,有时踹出了线又被人不嫌事儿大地捡回来继续踢。在空中飞了半天的皮球,最终使劲砸在了勇利脑门上。

     “...你们认真的啊?”勇利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指着自己,使劲摇头。“不行,我不行的...”

    “你行的,勇利!”维克托兴致勃勃地搓着手迫不及待地想看勇利的定妆照。他拍桌子一锤定论,接着把手高举起来。“那我要演另一个主角!”

     勇利立刻感觉到了克里斯调侃的眼神在他和维克托身上来回扫荡,这让他身体顿时变得僵硬。他竖起面前打开的文件夹挡住脸,躲在这面盾牌后面拒绝接受所有人的眼神。

    多亏克里斯,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忘记的是什么事情。

    ——维克托在合作一开始答应过他,如果他已经不受困扰的话,那维克托跟他的关系就将终止。

   终止,一个多么糟糕的词汇。

   而几天前他已经联同维克托顺利解决了朱利安的问题,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必须得结束。

    勇利深深地低下头,让额头贴在冰凉的木头桌子上。他感到视线开始发黑模糊,像一个阴暗的雨天有人关了灯而他没戴眼镜。耳旁略显吵闹的讨论声这时也被像调试了音量键一般变小,仿佛身旁的场景都在离他远去,不断地缩小再缩小,直到只剩下一个白色的小点,而勇利孤身一人置身于黑暗之中。

   这让勇利感到难受,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昨晚披集挤压的那颗柠檬一样,纠结压缩在一起,一阵绞痛,所有的血液都脱离了手脚而上涌进大脑。勇利吸了吸鼻子,抓起衣摆擦干净眼镜片染上的水气。

    这天始终是要来的,他不想也不能再耽误维克托。

    勇利最终决定晚上去找维克托谈一谈,然后抬起头加入了大家的讨论。

    桌子下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勇利的手脚苍白又冰凉。

    无视了JJ也想参演的抗议声把他定为旁白后,六个角色很快地分配好了。雷奥是音效师,他同时也跟季光虹一起负责道具和化妆。

    他们决定的拍摄场地是学校的中心湖和泳池。

    季光虹在给勇利量尺寸的时候,突然若有所思地停了下来。“那什么啊......勇利。”他皱着眉,手指摩挲着下巴。“因为要半裸着进行拍摄,所以这个...你可能要加急处理一下。”他戳了戳勇利的小肚皮。

    勇利被自己的口水噎着了,心里委屈极了但是说不出口。“我知道了...”他无力地说。“给我一周...”

     哦等一下,什么?

     胜生勇利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半裸着,拍摄。每个人,都看的到,包括,维克托。

     早知道就把锅推给克里斯...

     他绝望的捂住了脸。

     另一旁完全不用担心身材问题的维克托正在兴致勃勃地跟接到通知赶来的编剧赛琳娜讨论服装,满脑子都是勇利平日里被遮在严严实实的衣服下的美好肉体。

     队友们还是很配合的,他想。他们踢皮球的时候维克托看似不经意地拨动过几下手机,就是这个时候他给在场的所有人——除勇利外——群发了一条信息。

    「选勇利,你懂的。;)」

     他看到面前的众人接二连三拿起手机,用各种各样的表情看着他,接着他就收到了「哦」「我告诉他你就死定了老头子 等着分手吧」「我要截图 我要告诉他们今天披集大佬也在散发单身狗清香」诸如此类的回复。

    勇利明显没意识到刚才短短的几分钟里发生了什么,依然在向尤里辩驳。

    季光虹撇下他去跟雷奥讨论了,勇利只好发着愣走到窗边,看楼下三三两两走过的学生,大多穿着羽绒服或大衣,只有少数体育生穿得清凉,从道路外侧跑过。

    贴近玻璃感受到些许凉意的胜生勇利小小地打了一个喷嚏,心里有些后悔。

    上帝保佑,希望我不会因为在这种天气下水而被冻死。

    会议结束后勇利收拾起书包想往图书馆去。“勇利要去哪?”原本坐在转椅上旋转一周又一周的维克托一踩地停下来,往后仰着脑袋用一种别扭的姿势看着他。

   “啊......图书...馆?”勇利不确定地吐出这个词,因为他发现维克托脸上写着“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果不其然,维克托一拍大腿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也要去,所以顺路一起吧!”他对着勇利伸出手,是想牵手的意思。

    勇利假装没看见,把手藏在口袋里,匆忙的点点头转身就出了门,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被无声拒绝的维克托看了看勇利的背影,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回头看了看上一秒还在看热闹下一秒就假装正经的一众人,跟了上去。

    在勇利的外套口袋里,他的手心被自己的指甲掐出一道发红的深痕。

    跟维克托的谈话可能要提前了。
——————————————————
这回是真的不知道下一次更新在什么时候了(因为这个昨天就写好了)
生命中难以承受之痛:在开学日要自己一个人来来回回爬楼梯搬家
哎。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