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热恋期也要保持距离

今天起太早的突发脑洞 一发完
明天报道怎么说今天都得留个遗言
——————————————————
    继勇利来到俄罗斯跟随雅科夫学习训练,圣彼得堡近日又发生一件大事。

    其实真要说,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之就是米拉跟她的棒球运动员男友昨天还恋爱得热火朝天,结果今天就毫无征兆地分手了。

    “喔,这真是太遗憾了...”早上他们在训练的休息时间谈论起这件事,勇利握着水瓶感慨道。“看他们那个劲头,我还以为米拉这回终于找到了真命天子呢...”

    目前又一次单身的失恋诗人波波维奇看了他一眼。“那你就还是太年轻了,下次你大概还会这么觉得。他们之所以会分手,就是因为一直处于热恋期,很快热度就过去了!”波波维奇一手放在胸口一手上举,用俄罗斯式咏叹调道:“啊,这该死的爱情,需要空间和距离,不能太过靠近!”

   米拉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波波维奇的后脑勺,发力揪住他的后衣领。“我想我要再提升一下我的手臂力量,波波维奇。你是不是想帮我练上举?”

    没对米拉的失恋做出评价的尤里敲着盘子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勇利却咬着勺子若有所思。

    ...因为一直处于热恋期所以热度过去了...吗?

    维克托觉得自己要精神萎靡了。上午还好好的,但是过了休息时间之后勇利就莫名拒绝了他的大部分肢体接触,到了下午更是如此。勇利甚至躲避了他以教练名义的接近,在他哼哼地抱怨的时候指出“雅科夫都不会这样”。

    回家路上勇利还是有跟他手牵手,但是当维克托想要溜进厨房跟勇利粘糊一会的时候再次被拒绝了。

   “不要这样,维克托。”勇利手上拿着刀,在一个安全距离对他指指点点。“我好好地想了一下,综合各种实际情况,觉得我们两个还是要稍微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感到有些委屈的维克托低下头摸了摸鼻尖,灰溜溜地跑出厨房找马卡钦。

    趴在大厅毛茸茸的地毯上看电视的马卡钦看到他主人过来,高兴地摇着尾巴,翻身把肚子露出来。

   维克托就地躺在马卡钦旁边抚摸着爱犬柔软的肚子,一边跟马卡钦面对面大眼瞪小眼。“马卡钦,我最近做了什么错事吗?”维克托委屈地问它,因为他实在想不通有什么能让勇利突然变得冷淡,甚至要求拉开距离。

    马卡钦圆滚滚的黑眼睛里倒映出维克托的影子,它从鼻子里喷气出来算做是回答。

    觉得自己得到认同的维克托更加委屈了。“既然没有的话,勇利为什么突然就那么冷淡了?难道是他已经不爱我了吗?”他把马卡钦抬起来一点抱在怀里,脸贴着它卷卷的毛。马卡钦舔了它主人一脸口水作为安慰。

    “你在干嘛啊,维克托?”勇利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看到维克托跟马卡钦抱成一团躺在地上,好气又好笑地蹲到他旁边。“又不是小孩子了,躺在地上撒娇没有糖吃的。”

     维克托从马卡钦的毛里抬起脸看了他一眼,然后松开爱犬对着勇利可怜巴巴地张开双臂。勇利假装没有看懂他求抱的姿势,站起身把他拉起来。
    
    维克托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委屈。

    这种尴尬在餐桌上蔓延着,在浴室紧闭的门前蔓延着,在播出节目的大屏幕电视前蔓延着,一直蔓延到睡前,勇利先维克托一步躺上床背对他的时候,维克托终于忍不下去了。

    勇利感到身后的床一重,然后自己就被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那个怀抱的主人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泫然欲泣:“勇利,我做错了什么吗?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勇利被他吓了一跳,因为他很清楚这种语气的维克托是真的快要哭了。他着急地在维克托臂弯里翻了个身捧着他的脸,看到维克托长长的睫毛在颤抖,嘴角也在抽动:“没、没有啊!维克托怎么会这么想?”

    维克托委屈地看着他。“勇利今天超级冷淡...不跟我拥抱,也没有亲吻...在厨房还用刀指着我...”

    勇利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是罪魁祸首。他向维克托解释道:“哦,哦,维恰,听我解释一下?你看,米拉这不是刚分手吗,波波维奇说他们是因为总处于热恋期所以热度很快过去了...我们害怕我们两个也会那样,所以才...”

    维克托眨巴眨巴眼睛。“不啊,我们两个的热度一辈子也不会过去的。因为我们总是在为对方创造惊喜——让对方认识到一个新的自己。我可是有每天都变得更加喜欢勇利喔。”

    勇利刚想说话,又被维克托按着后脑勺按在自己的胸口。他在维克托说话时可以感受到维克托胸腔的振动。

    “跟勇利在一起之后我会想象我们两个以后的样子。等我们两个都退役了,就会去当教练,或者广告代言和商演,继续像现在这样处于热恋当中。”

    “等我们更老了,老到不能在冰面上做旋转和跳跃,甚至滑行也变得困难,或许尤里奥会去当教练,而我们会守在冰场边做特别顾问,有时给孩子们签签名,秀秀恩爱把尤里奥气的乱跳。”

    “我们老到没有精力的时候,就会过节奏很慢、平平淡淡却又充满幸福感的生活。就像很多日剧里的那样,我们老了之后会很平凡,但是仍在彼此眼里闪闪发亮。”

    “我觉得,没有人比勇利更适合陪伴我白头偕老。”

    “所以我和勇利的热恋期永远不会过去。”

    维克托安慰地顺了顺怀里抖作一团的小哭包的后背。

    勇利的搂着维克托腰的手臂收得很紧。

    第二天的训练场上,尤里使劲用自己的冰刀铲了维克托的冰鞋。

   “你们两个恶心死了,猪排饭今天的鲍步根本不成样子。”尤里一脸嫌恶。“而且今天你们的闪光弹是特别多吗?雅科夫都换了三副墨镜。”

    维克托很快地找到平衡站稳在冰面上,笑嘻嘻的回答他。“我跟勇利,处于热恋期嘛。”

    尤里翻了个白眼。

   “你从巴塞罗那回来之后就开始这么说了。”

——————————————————————
总是想写哭哭啼啼的勇利的我真是太糟糕了

大概是我理想中的维勇相处方式?

这篇真的好短喔))

开学前的遗言  不知道下一更是什么时候
大概一个月一次吧...(不

评论(5)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