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按一下帮助键就会从窗口探出头来的那个小哥

标题巨长系列  一大口糖
就是最近有点火的日本地铁站里的那个按一下帮助键就会有小哥出来帮你的那个照片x
ooc有 角色属于官方和彼此 ————————————————————
尤里皱着眉,看着比其他人晚很多才回到工作室的维克托,低下头整理着笔记本电脑里的众多文件夹不想理他。

“是什么——让我们的组长那么执着地想要去挤地铁呢?”米拉对着刚进门的维克托挤眉弄眼,把今天采风的照片夹递给波波维奇。

波波维奇表示了赞同。“你变了。”他深沉地抬眸看了眼维克托,又埋头于手里的分类工作。“恋爱的酸臭味,维克托。”

听到波波维奇讲这话的其他人全都猛地抬起头抛弃了手上的工作,也不怕扭到脖子,用力来回审视着波波维奇和维克托,搞不清到底是谁出了问题。

维克托却看上去很高兴,直接把西装外套扔到了沙发背上,任凭它变得皱皱巴巴,然后像一个收到理想圣诞礼物的三岁孩子一样蹦蹦跳跳起来。

这让尤里更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

“我太高兴了!!我——有事情要宣布!!是个大事!!”

“......马卡钦要做爸爸了吗,维克托小朋友?”米拉试探着开口。被点名的马卡钦竖起耳朵看向她,无辜地甩着尾巴。

“不是,不是,才不是呢——”

维克托是因为暂住日本的合作对象披集.朱拉暖的一条SNS而如此热衷于乘坐日本地铁的。

那条动态po出了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在按售票机上“帮助键”的手,另一张是他跟一个从两台售票机中间的窗口探出部分身体的黑发青年的合照。

「终于找到这个一按帮助键就会有小哥从窗口探出头来帮助你的售票机了!跟小哥交了朋友,叫胜生勇利喔!是个很可爱的人!」

照片里的黑发青年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要求合照的事情了,他几缕有些过长的额发被用一字夹别向一边,蓝色的半框眼镜虽然老土但是意外地适合青年干净的五官,他朝着屏幕露出一个显然不是工作用的可爱微笑,漂亮的棕红色眼睛里也满盈着笑意。看上去披集的交朋友十分成功。

维克托看着看着,心底突然一阵悸动。

第二天,采风小分队的车辆驾驶权就到了米拉手里,而原司机维克托则出现在披集拍照片的那个地铁站里。

一开始维克托因为人生地不熟而屡次迷失在地铁站里不知道该去向何处。迷路到了一定次数,他反而摸清了所有的通道和出口,不用借助地图和工作人员也能直达目标。

然后就是,他没想起来那个窗口里的工作人员也是要换岗的。因为工作出门时间不定,维克托总是会在不同的时间段来到地铁站,然而在机缘巧合之下从来没有在那个窗口遇到过披集照片里的小哥。

胜生勇利。

之后维克托又去翻看了披集发那条SNS的时间,因为披集的习惯是第一时间更新动态。这次他掐准了时间点站在那台售票机前,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套明知而故问的台词。

整理过刘海和西装三件套之后,维克托按下了帮助键,安静地等待着胜生勇利的出现。

小窗口的金属挡板几乎是第一时间就降了下来。

“下午...喔,”勇利习惯性地用日语向求助者打了招呼,在发现对方是个高大英俊的外国友人之后把剩下的音节憋了回去,换用成英语。“下午好,先生。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吗?”他轻快又礼貌地说。

维克托注意到勇利的英语颇为标准流畅,没有日式口音,再加上他本来就不错的音色,听着很是舒服。这让维克托对他的好感度又增加了。“下午好。我想我遇到了麻烦——知道目的地,但是不知道要坐到哪一站。”他想跟勇利多讲上几句话。

勇利理解地笑了——维克托在想是不是他没有公式化的笑容,就一直用自然的笑工作——“是的,大家都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麻烦呢,的确是很令人困扰。那么您是想到哪里去呢?”

到你心里去。维克托憋住了说这句话的冲动,搬出事先准备好的目的地。他观察到勇利把胸口以上的部位探出窗口时强装冷静的表情,推测是窗口的高度让他不得不努力地垫脚才能顺利达成自己指引他人的目的。维克托花了好些力气才让自己没笑出来。

分别时维克托拽住了勇利露在窗口外的手,亲吻了他的手背,并且在青年红着脸慌慌张张的视线下送给他一个迷人的微笑,然后翩然离去。

终于正面遇上了勇利的维克托觉得自己快要飞上天。

知道了时间和地点,再见面就不会难。之后的好一段时间维克托都选择地铁出行,把排放废气污染环境的罪名丢到了小组其余众人的头上,说白了就是为了多看两眼勇利。

勇利也对他印象深刻,第二次再见面的时候还红着脸,但是好感度似乎还不错。一回生二回熟,两人莫名其妙地就交换了手机号码和社交帐号——勇利知道维克托是著名摄影杂志《YOI》的御用摄影之后还激动了好一阵子,因为他喜欢这本杂志和里面的配图已经很久了(更多的是配图,但是他没有说)——在窗口前差不多能直接聊起来的两个人偶尔还会受到排队的人的催促。

维克托还会顺手给勇利带点东西吃——有时候也不局限于吃的,还有别的小玩意——也会端起相机给勇利拍两张照片。勇利会在地区局部降雨的时候借雨伞给他,维克托在他下班之前赶回来归还,有时偶然在路上遇到踩雨回家的勇利维克托会顺路送送他。有一次气温骤降,勇利甚至还送给维克托他手织的围巾。

维克托很高兴地察觉到,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回到开头的这一天。维克托的摄影小组这一天花费了更多的时间来结合场景研究这一期的主题,使得他们比平常要晚不少地结束工作,这直接导致了拒绝搭乘米拉开的车的维克托不得不风尘仆仆地赶乘最后一班地铁。维克托觉得自己没有睡着简直就是万幸。

正好遇上勇利下班,换下工作西服的青年跟维克托在出口相遇。勇利显然有点被维克托显露出的疲惫吓到了,挎着包哒哒哒跑到他身边。“维...克托?”他小心翼翼地开口,特别轻特别轻地碰了一下维克托的手臂,仿佛他用一点力维克托就会倒下一样。“今天的工作很累吗?
要好好注意休息啊...”

维克托被他的动作逗笑了。“谢谢勇利的关心喔——没有特别累啦。”他朝勇利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勇利脸红了一下然后别开视线又转回来。

他们两个无声地对视了一会。

或许旁人看来他们两个像是在闹别扭而生气又不知所措地沉默并且干站在原地容忍情绪,要是忽略掉两人脸上的笑意的话看上去的确
是如此。

维克托在这阵对视,在勇利笑意盈盈的棕红色眼睛里突然就决定了。他打破了沉默。

“勇利,我想去一个地方,但是不知道路径。”他垂下眼帘,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点。

“嗯?”勇利歪着头冲他笑了一下。“虽然已经下班了,但是维克托的话就提供额外的加班服务哦。”

维克托再抬起眼帘时,追寻答案的眼里流光溢彩,像在他的眼里塞进了整片星辰大海。

“请告诉我,要怎么才能去往勇利的身旁。”

“感人的爱情故事,天啊。”米拉鼓着掌,端起马克杯喝了一口。“然后呢?那个小哥怎么回答?”

尤里代替维克托回答道:“你看他那副春心荡漾的样子也能猜到是答应了啊。告诉你,你要是敢天天在我们面前秀恩爱我就要把你打成罗宋汤。”

维克托笑嘻嘻的,明显没把尤里的威胁放在心上。“不止是答应了呢!!勇利他,愣了一会,直接走过来亲了我一下然后把脸埋进我怀里!!他说,‘最快捷的方法是让我来走近你’!!噢,”他高兴地点着下唇,尤里猜那个意思是对方直接亲吻了他的嘴唇。“知道吗,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棒的情话!!勇利是我的珍宝!!”

听完了结局的众人又纷纷散开捡回手里的工作。

“知道了,下一个。”尤里把视线转回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你要是再不闭嘴去工作,我就要打人了。”

波波维奇全程沉默着,一言不发地整理着照片。等到维克托也去工作了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话了,声音响亮得仿佛能在工作室里激起回声。

“...我是不是也该去地铁站碰碰运气?”

“闭嘴,波波维奇,我要打人了。”
——————————————————————

这一回的短篇勇利没有哭唧唧!!x

突发脑洞,其实这周的更新原本不是这个的,我都写完了,结果看到那条说说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就写了。

总的来说大概是维克托视角

提前祝维勇情人节快乐!!这篇糖算是给两位的情人节巧克力了哟!!

评论(33)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