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胜生的失踪恶作剧和尼基福洛夫的装死报复(下

假装死掉吓丈夫的up主维x假装失踪吓丈夫的up主勇
设定是结婚了没有公开关系
开的直播 []里是弹幕
——————————————————
几天前勇利收到邀请去另一个城市做舞见嘉宾,下午赶班机的时候被维克托拉着在机场磨叽了好一会。勇利千叮咛万嘱咐后才仍然不放心地转身走进候机大厅。

当天晚上维克托就开始后悔没在机场先亲勇利亲个够,提前补上未来几天勇利不在家的份。意识到这一点的俄罗斯青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觉得空虚寂寞冷,想打电话过去又怕耽误对方休息,在纠结中度过了几个几乎无眠的夜晚。

那几天维克托新投放的游戏视频里,开场白和弹幕的画风——

“各位观众老爷们大家好啊,我是yuuri的victory。yuuri我超想你你快回来吧马卡钦也超想你,你不在我身边我感觉身体都失去了灵魂——哎。今天我们要玩的这个游戏啊...”

[臭不要脸的男人][够了 知道你们恩爱 下一个][yuuri知道你越发短小了吗][很快就会回去的啦,不是跟你说好了就几天吗?][嗯???前面那是???][!!!!!合影!!!!看ID真的是yuuri本人!!!][呜呜呜呜呜这口狗粮]

——都是这样的。

一众粉丝心里大呼“妈的狗粮”。

按照行程,今早回来的班机,晚饭前就能落地。

当然指的是没有晚点的情况。

维克托在大厅站起又坐下,每隔几分钟就看一眼墙上的时钟掐着时间。就算他的身体还在家里,但是心早就跟着勇利和他乘坐的班机在跑道上跑了一程然后飞翔在天空。现在维克托巴不得提早几个小时就去航站楼等着勇利。

但是指针甚至还没有第一次转过十二点。

被时间消磨过后,维克托稍微冷静了一些。他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躺了一会,突然想起来自己那个小小的报复计划——

“小小”的,报复。

现在正合适。

吃过午餐,喂饱了马卡钦之后,维克托蹲在大厅开了直播。

“各位观众老爷大家好啊~我跟你们讲,yuuri今天下午就能回来了!是不是特别高兴!!反正我特别高兴!!”

[您的好友【victory】已开启三句不离yuuri模式][期待victory的粗长更新][哈哈哈哈哈哈victory毛病终于能好了!!yuuri不在你玩了几天的恐怖游戏!!现在能不能玩个逗比一点的][从yuuri的vlog看来他过的很高兴呢hhhh]

维克托瞥见那条弹幕,不屑地嗤笑一声。“呵,yuuri可是每天都有打电话给我哦——他还会给我发他可爱的照片!没有对外公布的!”

[详情参见pi大佬的最新vlog GV625964][哈哈哈哈哈哈那个vy远程秀恩爱剪辑笑死我了 其他人的怨念简直溢出屏幕][行 行 那我们今天玩啥啊卖狗粮的][那个视频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hhhhhhhh]

维克托不紧不慢的打开航班实时状态表查看了勇利航班的动态,脸上带着狡黠和歉意交加的笑容。“今天没有游戏玩——但是我要跟勇利玩个大游戏。”

他看了一眼众多猜测的弹幕,四舍五入差不多就是老司机横冲直撞的开车现场,各种play层出不穷,这让他笑而不语。“停一停,我在粉丝眼里的形象居然是这样的吗?”维克托摆出一副伤心的语气,脸上却写着“对我就是”。“看一下我的背景,眼不眼熟?想起什么没有?”

这个小提示很快就有人明白了。

[哎可眼熟][不就是yuuri上回直播捉弄你的时候坐的地方吗hhhhh][今天的我们也仍未知道那个时候小天使到底躲在哪儿了hhhh][我靠 你这不是要捉弄我y吧][手下留情啊毛子!!我y那小身板禁不起大折腾啊!][你y身板好着呢hhhh倒是玻璃心脆的不行啊]

“wow~Amazing!你们好聪明哦!”维克托纯良地笑着。“既然勇利敢把那种事情叫做恶作剧,那我也可以跟他开个玩笑嘛。这个玩笑呢——”他抬手召来阳台上晒太阳的马卡钦。“马卡钦答应我了,会好好配合我的,对吗?”

马卡钦圆滚滚的黑眼睛眨巴了两下,然后通情达理地点点头吠了两声。

“谁让yuuri上次让我那么伤心来着。我要让yuuri知道这一点也不好笑。”

勇利一头雾水地站在家门口,心里隐隐有些担忧。登机前他还跟维克托通过电话,但是等他再一次站在地面上的时候维克托的手机就怎么打也没人接了。

起初他以为维克托出门忘记带手机了,但是他在接机区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维克托,就自行回家了。

路上他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因为维克托出门什么都能忘记带,但是手机绝对不会。

“我回来了哦,维克托——”他推开门,把行李箱哗啦啦放好之后反手关上。“怎么没有接电话?”

他第一眼看到了茶几上的手机,脑海里闪过“维克托的确忘带手机了”的念头,但是在他看到小杂物篮里维克托的钥匙时消失了。

下一秒马卡钦疯狂地吠叫着从楼梯上冲了下来。“马卡钦?有这么想我吗?”他蹲下来张开手臂想给马卡钦一个拥抱,被大狗躲开了,它一边着急地叫着一边往返于勇利面前和楼梯口,甚至去咬勇利的裤脚。

勇利心里一凉。

马卡钦飞快地冲在前面上了楼,对着浴室关上的门大吼大叫,急得跳起来去扒门把手,但是它不会开门。勇利跟在后头,站在浴室门口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他将面对的是什么。

勇利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手在发抖,甚至脚下发软。他还是抓住门把手,缓缓推开门。

他所面对的是维克托。

一个浑身是血,胸口扎着一把匕首,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毫无生气的维克托,他搭在浴缸边缘的右手上那枚戒指还反着光。

那一刻勇利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撕裂了。

他爆出一声惊恐的尖锐叫声。

“维、维克托?”勇利难以置信地嘟哝着,瞳孔弱小,视野可怕地晃动着,泪水彻底模糊了他的视线。“维克托?”他艰难地走到浴缸旁边,试探着碰了一下浴缸沿上的那只手,然后触电一样把手收了回来。

那只手没有丝毫温度,冰得仿佛没有灵魂。

“啊,啊...”

恐惧和惊慌瞬间包围了勇利,他的心脏好像被人活生生从胸腔里挖走暴力蹂躏着却还能感知到疼痛。勇利浑身发软地噗通直接跪倒在浴缸边,弓着背蜷成一团把脸埋进手里,安静了许久。

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呜咽。

他瞬间被淹没在眼泪里。

“为、为什么?”他嘴里下意识吐出的日语已经不成样子,夹杂在痛苦的哭声里,因为缺氧而导致的血液上涌让他无法思考。“啊,维克托...维、维克托——”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丈夫上午还笑嘻嘻的跟他通着电话,下午却变成了这副样子。不能说话,不能嬉笑,不能动弹——

——不能呼吸。

当勇利歇斯底里的哭喊第二次从浴缸外边传过来的时候,维克托开始害怕了。他忍不住了。

勇利被一个冰冷的怀抱抱住的时候恐惧地惊声尖叫起来,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之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这个混、混蛋!!!”他哭喊着敲打维克托的胸口——那把粘上去的假匕首已经被维克托扔到了一边——“混蛋!!!——你吓死我了...你、你怎么能这、这样...哇啊——”

维克托悔得肠子都青了。“哦,哦,哦,对不起,亲爱的...勇利,勇利,我错了我错了.嘘,别哭了,别哭了,我错了...我现在亲亲你能好吗?”

勇利还是没有从方才巨大的恐惧中回神。“不能!!”他声音尖锐地喊到,然后开始咳嗽,吓得维克托赶紧顺着他的背。“你这,混蛋!!!我讨厌你!!!”他哭着哭着又抱紧了维克托。“...你,你以后别再拿这个开玩笑了,好吗?真的,分手也好离婚也好,你,你不要拿性命开玩笑...”

“不不不不不我才不拿那些开玩笑呢...我保证,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吓你了,好不好?”维克托着急得不行。

又哭了好一阵子,勇利终于稍微平静下来。

他用力吸吸鼻子,颤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我要跟你讲,我对浴缸有阴影了。要么你就拆了这玩意,要么就浴缸做/爱禁止。”

再一次的,直播到了这里戛然而止。大概又是没电了。

弹幕们的尖叫哭泣刷满整个屏幕,层层叠叠密不透风。

这次只用了十分钟,这段直播的录屏就通过了审核,当晚播放量依然过百万。

事后维克托收到了一个星期分房的教训。

——END

——————————————

这是一篇其实真是糖的不知道虐不虐的刀。

靠要到学校了!!!!烂尾!!!来不及写完!!!好多话来不及说!!!!下周回来再补吧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21)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