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明令禁止谈恋爱

外教维x班主任勇
甜蜜的交往日常 安心吃糖

这就是我的学校(。
前天晚上跟室友顶着海边寒风从操场边路过回宿舍的时候看到操场上成双成对的抱团取暖的男孩子女孩子们突然想到的
——————————————————
新学期的开始。

上半学期,仍在与自己的爱情做着艰苦斗争的雅科夫校长终于受够了学校里不时被他撞到的学生情侣的摧残,所以在开学典礼上他宣布的第一件大事儿就是——

——明令禁止男女同学接触过密恋爱交往,违者后果自负。

还相应地出台了一套确实可行的严格的监管措施。说到这里的时候,雅科夫斜后方站着的教导主任莉莉娅表示同意地点点头。

从此晚修后的操场就成了老师和同性好友之间的天下。

这可乐坏了一众单身狗,部分情侣也没放在心上,还有一部分人——乐乐呵呵地讨论着学校里即将浮出水面的扣雅科夫字眼的同性恋人们。

只是谁也没想到,第一对暴露在众人面前,还让雅科夫无话可说的情侣,是两个知名度颇高的老师————是维克托和勇利。

那天两人穿着同款外套漫步在十点后的操场上——大家都戏称这是情侣装而没有人说撞衫,虽然看上去而且的确就是这样——或许这实在不能称之为带有浪漫色彩的“漫步”。

因为实在是太冷了。

降温降的突然,早上起床时勇利不幸有点着凉。这让维克托着急了一天,只要自己没课就在勇利身边晃荡,手边的保温瓶里一直装满热水,勇利上课的时候维克托还突然乱入了几次给他塞药塞针织帽塞围巾手套,那节课没有人敢开小差,因为后面的维克托门神总会让他们产生那是莉莉娅的错觉。

一天下来,要说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手上同样闪闪发光的金色东西,那是假的。

“冷不冷,勇利?”维克托把手揣在口袋里,这样的天气即使是他这个俄罗斯人都觉得有点凉。“你都感冒了,干嘛非要走操场,回宿舍多好啊。”

勇利在冷空气里缩着脖子,把鼻子以下的面部都遮在了围巾后面。帽子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到了维克托头上,而后者现在大有要随时把它扯下来扣给勇利的架势。“因,因为...就是想跟维克托一起走嘛。”他小小地打着哆嗦,不止因为天气,还因为他看到几步远前走着几个他跟维克托共同的学生。

维克托似乎被勇利的发言戳到了心窝,眉毛上挑地盯了他一会,又撞撞他的肩膀。“一起走什么时候都行,我要跟勇利走到天荒地老的呢。可是你感冒了...”

“——我根本没有感冒...”...只是流鼻涕打喷嚏而已。勇利本来想不知道第几次地这样反驳他,被突然袭来的一阵寒风打断了。围巾和三层衣服没能阻止冷风灌进他的衣服里,这让他打了个寒颤缩成一团。“啊,不行,果然还是冷啊啊啊...!”

走在前面的学生们也惨叫地抱成一团取暖开始嚷嚷着开玩笑地互相责怪别人出的走操场的主意,准备打道回府。

维克托仗着体型优势护住勇利给他挡了点风,刘海被风吹起翻到后面去。“回去吧?”风停后他随意抓下刘海,然后温柔地帮勇利理好额发。“真的冷,再吹风真的要生病的。”

他注意到前边的学生因为他们两个的亲密举动而发现并认出了他们,传来一片微妙的笑声和尖叫和因为兴奋激动而发出的古怪声音。

勇利也不再坚持。“走完这圈?”他歪着头向维克托征求同意,抬手帮维克托梳好刘海,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冰凉的手指碰到对方的额头。

“走完这圈。”维克托给勇利塞好围巾,牵着勇利的手揣回自己口袋里。

他们迎来了新一波的惊叫和激动笑声,前面那团人影涌动着往前移。

因为靠的太近,他们两个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总是会无意推挤到对方,又被不带恶意地故意挤回来,年24岁的胜生勇利和年27岁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在这种幼稚鬼玩的东倒西歪游戏中笑作一团。

前面的人影里传来快门声和闪光灯一晃而过的时候,维克托并不在意,他和勇利都不会去没收学生的手机。但是他感觉到勇利缩了一下。这个细节被他认定为勇利觉得冷——实际上勇利是因为害羞而紧张了一下——维克托想了想,停下来拉开拉链把勇利包进了自己的外套里。

被拉进这个温暖怀抱的时候勇利还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外套上沾染的寒意是多么可怕。“维克托!”被维克托结结实实抱着手臂动弹不得,勇利急得直跺脚,在不小心踩到了维克托之后作罢。“我的外套很冷啊!这样你不是也会生病吗!”

不得不承认,勇利进自己外套里的时候还真带着点凉意,但是维克托完全不把这当一回事。他只是用下巴抵着勇利的头顶。“那就让我用体温来温暖勇利吧!”

勇利又气恼地嚷嚷了一阵,然后安静下来。他艰难地在男朋友的怀抱束缚下拉开了自己的外套拉链,最大限度地裹住维克托的腰,手探到他背上抱好,这样他们两个就成了一个在外套底下相拥的姿势。勇利带进来的那点凉意也瞬间消失不见,现在是他们两个的毛衣贴在一起。“至少得这样。”勇利用手指敲了敲维克托的后背,抬头看他,脸上是带着点得意的小表情。“四舍五入一下,我们两个就都多穿了一件外套啦!”

维克托睁大眼睛盯着他,然后眨了眨眼睛,把头低到他脸侧,没忍住笑出了声。他笑时的气音吹在勇利耳朵上把他耳根子都吹软了。“勇利...你真是太可爱了。回去吧?”

手还是不怎么能动的勇利撞撞他的头算做是回应,然后把脸往维克托胸口一埋就不管事儿了,看路的任务全权交给了维克托。他开始思考明天是不是应该以没收手机作为威胁让那几个学生不要乱说,几番思索之后又觉得迟早是要公开的,干脆就不去理睬那些令人在意的照片了。

像两只肚子贴在一起行走的螃蟹一样,维克托和勇利抱在一起一路挪回了教师宿舍,时不时因为风骚的走位和突然倒退行走而笑上好一会。

操场边拎着强光手电筒逮情侣的保安也认出了他们,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开口,任由他俩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转身寂寞地开了手电筒的闪光在操场上乱照成双成对的同性,只希望这个不会刺激到校长。

维克托和勇利在进教师宿舍楼下大门之前还看到了对门食堂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坐着维克托的学生尤里和奥塔别克。

直到上楼梯的时候他们两个还像连体婴一样,一边傻笑着一边横挪上楼,要是挡到别人路了维克托就贴紧勇利——能贴一起的地方都贴一起了的那种——反正说什么也不松手。

最后由维克托敲门,勇利的室友披集老师来开门的时候,看着门口的成年连体婴,花上几秒研究了一下他们的奇妙体位,再看看维克托的表情,脸上了然。当下就把门大开着简单收拾一下必需品自发自觉地跟维克托换了宿舍。

跟克里斯睡一个晚上怎么都比跟这两个人睡在一起好,披集想。他叫做克里斯的革命战友在开门看见他的时候聪明地猜到了一切。

总之,由维克托和勇利打头,刚打压下去没多久的情侣势力没多久又重回了雅科夫眼里。

但这个时候的雅科夫校长已经在自己的爱情事业上迈进了一大步,所以他也重回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顺带一提,那天晚上这事儿就在年级疯传开来。第二天早上维克托和勇利看着堆满小礼物的办公桌不知所措,去上课时更是被热情洋溢的学生们塞上来的糖淹没。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修仙!修仙!(不
不行真得去睡觉了 我不想长痘痘——!!!(哭泣

这篇又发了糖又没有哭唧唧!简直是一大突破(你??)

写到的这个姿势应该会很暖和吧 有条件的看官可以自己去尝试一下x
下周回去就找室友试试  真正要像螃蟹一样一路走的话绝对会被骂傻子(。

评论(11)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