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LUV LETTER

小提琴家维×钢琴家勇
这次换勇利告白

————————————————
维克托听到勇利在琴房里练琴。

一连串音符从门口飘出来,穿越整个走廊,晃晃悠悠溜进起居室,在维克托眼前摆成乐章。

钢琴的声音越来越慢,越来越轻,最后停止在勇利的指尖上。

安静了许久都没有动静,维克托把手里的书放下盯着门口看了一会,站起来去琴房找他。

“在想什么,勇利?”维克托从身后搂住勇利,看着他的手指还悬在琴键上方迟迟没有按下。

勇利陷入放空中,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自己新写的这首曲子。“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喃喃自语道,声音轻得维克托都快要听不清。“少了...好像少了什么。”

对比维克托倒是来了兴致。“嗯?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你?”他说着想伸手去拿勇利的谱,被拦下了。

勇利没抬头看他,但是维克托还是发现了他的笑意。“现在——不行。”勇利垂着眼帘,“这次让我自己来找原因。”

被强硬拒绝了的维克托撇撇嘴。

这时勇利又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在下周的音乐会结束之前,维克托暂时不要再跟我告白了哦。”在维克托的注视之下他补充道:“No No No everything is ok,你很好,你也没惹着我,真的。我是说,暂时。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嘛。”

维克托看看他,移开视线。然后又忍不住看看他。

“但我就是要告白。我爱你。”

举行音乐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所有的一切都紧张而有序地做着最后的准备。演奏师们只需要确定好自己,自己的手感,自己的乐器和自己的乐谱没有问题就足够了。

可是胜生勇利觉得自己要完。

因为他始终没能找出来他谱里的毛病在哪。

他把这首曲子拿给除了维克托以外的很多人听了,学生、同行、老师、甚至是从前音乐学院的老同学,大家一致认为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就是少了些什么。

维克托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就在勇利即将要为他的领带打上第二个结的时候维克托及时出声制止了他。 “嗨,嗨,亲爱的。”他看着勇利猛然回神一脸迷茫。“你在走神吗?跟我共处一室的时候你居然走神?”

勇利只是把领带塞进了维克托的西装背心里,接着帮他穿上外套。“维克托很好看哦,这身很帅。”他牛头不对马嘴地回答。

“我哪身都很帅。”维克托抬起勇利的下巴亲了他一下,决定要开黄腔。“不穿也很帅,你知道的。说真的,你真不能告诉我...”

“嘘,嘘,不能。”勇利红着脸捂住维克托的嘴,还是这么坚持地回答道。“你最好去检查一下你的小提琴,我该上场了。”

“好吧。”维克托略带遗憾地咂咂嘴,扯开勇利的手又亲了他。“去吧,我很期待哦。我会一直注视着你的。”

说实在话,勇利有点害怕了,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临时换成其他任意一首自己熟悉的乐曲。他知道那首为了这个日子专门写的曲子不知为何出了很大差错,而他无法向自己的伴侣求救来纠正这个错误,因为这在他计划里将会是一场献给维克托的钢琴独奏——

等一下哦,独奏。

这个是不是就是结症所在啊...?

勇利意识到这个的时候为时已晚,他已经站在了舞台中央而不是钢琴前面。台下千百双眼睛正注视着他,这让他不自觉地开始有些紧张。

“这首曲子,献给维克托。”

“向我的恋人告白。”

“这是送给你的,情书。”

他坐到钢琴前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会。钢琴独奏的《luv letter》太孤独了,似乎没办法表现故事核心,就像缺少了另一半一样,而勇利一点也不想因此搞砸这场音乐会和自己的演奏。

悬在琴键上方的手指最终还是落下。

事已至此,能不能稍微期待一下奇迹的发生...?

维克托在后台抱着小提琴,把勇利讲的那几句话全听了进去。他几乎想要大叫着冲到观众席上去看勇利,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琴声响的时候起来,维克托很快地就辨认出这个曲子。就是勇利一直不让他听全曲的那首,并且因为少了什么东西这曲子甚至不能算完成。

他是不是傻了??这种未完成品也拿出来在这样的场合演奏的话...

维克托突然跳起来跑去翻勇利的包抽出几张纸来看,吓了其他人一大跳。

“喂你要干嘛啊老头子!!”尤里冲他喊。“下一个才是你,干嘛那么激动!!”

“我要去救勇利——”维克托也冲他喊,把小提琴架好,手指按在弦上,然后踏上了上台的第一级台阶。

小提琴声加入演奏的时候勇利懵了一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从来不知道幻听还能那么配合现实中的声音。

但是当维克托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勇利惊讶地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也看着勇利,给了他一个狡黠的微笑。他站定在钢琴一侧。

奇迹到底发生了。

小提琴的出现让整首钢琴曲都不一样了,虽说小提琴只是对钢琴进行了辅助,但这也让它顿时充满了感情,像是被注入了灵魂,色彩变得丰满起来。

因为是对维克托的告白,小提琴只是在旁边自顾自地轻声作响做着自己,却由始至终引导着钢琴,帮助钢琴走好自己的主场。

勇利的情书从年少第一次通过屏幕见到维克托作为开始,到他的努力追逐,失败挫折,到相知,再到相识,步伐不断地向对方靠近,不断地朝对方奔跑,最后紧紧相拥。

手指轻快地从琴键上收起,勇利跳起来给了维克托一个拥抱然后向观众们鞠躬。两秒的沉寂过后,掌声如雷鸣。

“维克托你怎么会过来啊?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乐谱是什么样的啊?”勇利激动地拉着维克托的手。“我就说少了什么,原来是维克托啊!”

维克托颇有些得意,他选择无视第二个问题。“因为我想听勇利给我的情书啊。”他抽出手来按住勇利的肩膀让他立正站好。“人声现场版的,来吧,我准备好了。”

勇利惊讶地睁大眼睛,食指指着自己。“我——?现在——?在这儿——?”

“对,就现在。”维克托不容质疑地捏了一下他的肩膀。“就在这。挤满了人的化妆间,多好,我已经便宜你了。你得知道,回家再说的话可能就......”

“Stop Stop!!我知道了!!”勇利叭地一下捂住维克托的嘴,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看有没有人在关注他们两个。“啊,你让我想一下...”

他就低下头去看上去真的在思索。维克托耐心地等了一会,然后把耳朵朝勇利凑过去,越凑越近,直到能听清勇利在说什么。

“我真的是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维克托了。那时我大概才十二岁,维克托已经十六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有名气的演奏家。我透过电视屏幕看着维克托,突然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像被灯光突然照亮了一样。”

“之后我就用业余时间去考级,从普通一直到教师级,学习也越发努力,就是想跟上维克托的步伐,那怕是考进同一所大学而维克托已经毕业了也没关系。”

“没想到大学还没念完就真正认识了维克托。其实那次只是美奈子老师心血来潮才让我去借了餐厅里的钢琴演奏,没想到维克托居然在场...维克托出现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

“那时候维克托就经常会出现在学校里。如果说一开始叫做仰慕的话,从那个时候大概就真正开始喜欢维克托。”

“我时常会想,‘天啊!这个神一样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对维克托抱有难以割舍的感情认为维克托适合更好的。”

“是维克托让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让我终于明白清楚地察觉到爱。能跟维克托走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惊讶。”

“刚才维克托突然乱入的时候我都傻了,就是手指在自己动。那样的你看上去熠熠生辉地在自体发光,要是把所有灯都灭掉你肯定还是最耀眼的那一个。你救了我,填充了我的不足,就像我们两个交往的时候你填补了我心脏的空缺那样。”

“我回过神来,就想,‘啊,就是他了,我要跟着过一辈子的人’。”

“维克托让我知道所有的情书都是复数,由‘我’和‘你’构成的。”

“所以我今天也很爱你,维克托,比以往更爱你。”

这么小声说的勇利本来打算是赖点账含糊地蒙混过去的,不曾想维克托会弯腰凑过来听。他抬头的时候被维克托近在咫尺的帅脸吓了一跳。

“我也爱你,勇利,很爱很爱你。”维克托按着勇利的肩膀亲了他,啧了一声。“我后悔了,我现在说回家还来得及吗?然后假装你刚才那些话都是在家里说的,就继续做...”

“...来不及!!!”

——————————————————
这个想写很久了!!但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出感觉!!憋两天憋了出来又觉得写的不好...

有很多地方写的非常草率 描写也非常不好 不知道应该怎么描写音乐的感觉 下回应该找学音乐的同学讨论一下

思来想去还是想发

文中的《Luv Letter》是有原曲的,作者是DJ OKAWARI 他做的《Flower Dance》也超级好听)))臭不要脸地安利一波))))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