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维勇】打开Y站发现老公跟男朋友......(一)

游戏up主维×舞见勇
迷妹老公维×迷妹男友勇
承包所有ooc
——————————————
【一起读写自己的同人文】

(1)
我是谁?

我在哪?

俄罗斯青年在自己的大床上倒成一摊,二十七年来(自认为)头一次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

...我的下一个视频更新什么游戏?

这不是又回到苦恼的起点了吗。他重重叹了一口气,翻身摸过手机,思索着要不要干脆录一期读评论。

他的好友,游戏区交际花*——克里斯,恰巧这时发来私信。

「[文件][文件]」
「嘿维克托,我真该说观众的眼神是雪亮的!看看这些出色的文章!」
「...啥?」
「VY是啥...哦,懂。看不出来啊克里斯,你居然还看这个——」
「哦,别这么说嘛,粉丝友情推荐。我知道你喜欢;)你也需要。水视频愉快!」

维克托又看了一眼文章开头用加粗大写黑体标明的“VICTORY×YUURI”,把屏幕往下划去。

几乎是马上的,他发现自己挪不开眼睛。

(2)
谁也不知道一向爱睡懒觉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为何会一反常态地起个大早思考人生,并且迅速地决定把他做后期到深夜濒临猝死的可怜同居人折腾起来陪他录视频。

反正我是真的真的不明白,胜生勇利恍惚地想。他刚才第三次试图裹着大毛毯一头倒进沙发里沉睡不醒,也第三次被维克托半路截住,边劝边哄地又扶正了。

维克托不是没有想过把勇利扯进浴室洗漱一番回回神,但鉴于勇利被他抱到大厅的时候软的像摊泥巴,维克托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直到维克托把相机打开,勇利也依然困到神志不清。

“各位观众老爷大家好,我是Victory。”感受到那人投来的目光,勇利明白自己该睁开眼睛说说话了,可糟糕的精神状态让他没能如愿。经过长时间的挣扎,他最后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找到视野里有肉色的那块儿,盯着他费力地“嗯”了一声。

维克托沉默了好一会。“......这是Yuuri,宅舞区的那个Yuuri。”他坏心眼地补充:“他昨晚累坏了,所以让他再困一会吧,我不会让他睡着的。”

勇利又嗯了一声算是同意。我可真是谢谢您啊,勇利想。但你能不能别奇怪地强调“昨晚”?知道我困还非得带我吗?

维克托盯着勇利迷糊的表情和乱糟糟的黑发,没来由地笑了一会。

“Yuuri的头发有点长了呢,下回帮你剪短。今天要录一期特别的视频。我——”他突然用力地揽过勇利,吓得勇利睁开眼看他。“——要跟另一位当事人一起,读我俩的同人文!”

......

勇利只觉得脑子里一股电流通过,整个人清醒了半分。

“等一下,我要走了,让我回去睡觉。”他在维克托的臂弯里大叫着挣扎起来。“你早说要录这个,我才不跟你出来!”

显然,这两个人的力量不在一个等级上。

所以挣扎完全无效。

(3)
“这几篇是好友发给我的,写得很好,我挑比较喜欢的几段念一下。”维克托按回跟克里斯的聊天界面。“第一篇是把刀,前方高能注意,非战斗人员也不许撤离。”

勇利点点头假装自己在听。他已经打定了坐着打瞌睡的主意。

......虽然说他还是有一点点好奇观众怎么把看上去毫无关联的游戏up跟舞见拉郎的。

不过正主也确有其事就对了。

(4)
“好熟悉的感覺。victory看著眼前的鬼魂想。

“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他?那雙紅棕色的眼睛,在尋找答案時總是閃閃發光。
“害羞的時候會鼓起臉,生氣的時候會憋在心裡,傷心時會獨自躲在廁所裡面偷偷哭泣。
“他叫什麼名字?他的頭傳來一陣陣疼痛,victory揉了揉後腦勺的一道疤。
“‘你是誰?’victory問,沒有注意到他的眼淚一滴一滴落下。

“眼前的鬼魂嚇了一跳,剛想舉起袖子為他擦拭掉眼淚,伸到他的身旁時卻穿了過去。
“‘victory,別哭啊’黑髮男子皺眉,他想抱一抱他,但顯然他沒辦法做到,男子苦笑的對他說:‘請你不要想起我,不要知道我是誰。’
“‘為什麼?’
“‘因為你欠我一次,這次你要還給我了。’他說道,下一秒他消失在victory眼前。

“停屍房內除victory外,空無一人。”

(5)
“谈一谈死掉的感想?”维克托开玩笑地问。

勇利已经睁开眼睛了。“哦。你怎么不去做个CV呢...”他咂咂嘴。“问我感想的话,我就很不要脸地评论一下了喔。也可能是因为在写我们的原因吧,总之代入感很强,最后那里心里咯噔一下缺了一块儿。画面感也很强啦,仔细想想就会觉得真的有这种事情发生了。谢谢你,写的很棒。”他对相机点点头。

维克托看起来还在等他继续说下去,但是没有等到。勇利是真的说完了,打着哈欠卷起毛毯一角揉眼睛。

“没点表示?!”为发泄自己的不满,维克托把勇利的手拽开,在不明所以的注视下继续说:“通常这种时候不是该说什么‘啊,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吗?”

不明所以的注视变成了惊讶。“不不不你拿错剧本了吧?”他看了眼相机。“又还是,我以为我俩的公开得再正式一点来着?”

“哎呀呀,别害羞嘛!后期剪掉就好啦!”维克托和善地笑。

(6)
“第二篇是魔法设定!我超爱这种的!”获得满意答案的维克托兴高采烈打开另一个文件。

勇利眯着眼睛想越过维克托的肩头搞清让他在此受苦难的罪魁祸首是谁,被维克托把手机举远后就一个字也看不清了。

维克托得意地抬了抬下巴。“不会让你得逞的哦!”他清清嗓子。“这篇还写了真利姐。亏得那回真利姐愿意被你拉着翻跳呢。”

勇利花了点时间回想起是哪一次。“那次是因为爸爸妈妈想看她才答应的。”

(7)
“「轟隆!!!!!」

“牆壁再一次被炸毀,煙霧瀰漫,yuuri又魔力失控了。
“他嘆了口氣,明明那一次施咒非常成功的啊,怎麼自己做的時候卻連一次都沒有成功過?半個月後可就要魔力測驗了。

“‘yuuri⋯⋯能把牆壁弄壞這麼多次的也只有你了吧?這還是加強過的牆哦?’真利從煙霧中走出,向yuuri說著:‘想想看你那個時候是怎麼成功的,有沒有遇到什麼人、事、物,包括你當時想的是什麼。’

“真利彈了彈煙又離去:‘加油啊,如果這次再失敗是不是要考慮回家幫忙——嘛,雖然說你想繼續努力的話也是可以,隨時都會幫你應援的哦。’

“‘真利姊  ’yuuri哭笑不得,他很感謝真利一直以來的支持,但他無比希望自己能夠通過。

“今年當代最強的魔法師victory將會下來挑選一個見習魔法師做為自己的弟子,儘管yuuri知道自己能被選上的機率小之又小,他還是想要試試看。

“那時他遇到了一條銀色的巨龍神⋯⋯祂有雙藍色的眼睛,宛如深邃的湖水藍似要將他吸入裡頭,祂的雙眸毫無波動,莫名帶給勇利一種安心的感覺。
“那是yuuri一生唯一見過的巨龍神,也是他所知的最美麗的巨龍神。

“Yuuri靜下心低垂著頭,閉起雙眼,腦袋裏沒有任何雜念,映照出的是那巨龍神的眼睛。

“啊啊⋯真的好想再见到一次⋯⋯

“他舉起魔杖,咬破左手的拇指指腹,將血滴在地上的魔法陣。
“‘偉大的聖上,遠古的龍神,吾將臣服,請賜我汝之力,必將回報吾之軀。’

“剎那間一股籃色的強光散發開來,以六芒星為圖示的圓圈在魔法陣上方層層上疊,伴隨著星之光點的光柱貫穿圖示之時盛大的氣流將在魔法陣旁的他毫不省力的吹倒,摔倒自地翻滾了幾圈的他過了一會好不容易睜開了眼,只見著身旁圍繞著淡藍色冰氣的巨龍神揮動了幾下翅膀。

“‘是你呼喚我的嗎?小魔法師,能夠召喚我出來的也只有你呢,還不止一次,真厲害啊~’

“說出話語之時巨龍神化作了人形,一名銀髮碧眼的男子出現在眼前,那雙美麗的眼瞳他並不陌生。

“‘V、Victory!?!’

“‘想必你就是我的命定之人啦,從今以後請多指教,yuuri。’”

(8)
“龙!”勇利的眼睛闪闪发亮。“啊,我也喜欢龙!有可能的话,有生之年也想亲眼见一次呢!不管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龙都总是神秘、强大又美丽的生物啊...”

维克托看着他明亮的眼神。“我不也是龙吗?我还是巨龙神哦?”他突然很小孩子脾气地说到。“yuuri还是我的命定之人哦?不喜欢我吗?”

勇利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哦——哦哦——我知道啦!”勇利一拍大腿。“所以说,你这么早把我扯起来就是想听告白吧?”他颇有些抱怨。“那就...be my coach,victory。”

晨光从光滑的木质地板反射进勇利眼里,即使近视也没有被改变分毫的清亮眸色像一只装有棕红色水彩的透明玻璃杯子,在温柔的光线照耀下映出了维克托的影子。

维克托惊讶地眨眨眼睛,嘴巴笑出心形。“哇哦~我可以把这个当成是舞见最高等级的告白吗?”

“唔...可能是舞见的,但不是胜生勇利的。”

(9)
读完克里斯发来的,维克托开始在网上搜索。

这个时候勇利又开始昏昏欲睡,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上一次体验到这种感受还是他为了学分而不得不到选修课上去的时候。勇利由衷地希望这个视频就此结束了,而他还有时间睡一会,然后起床去为了自己的考研而奋斗。

所以当维克托找着了宝似的喊着“这是能让小猪立刻清醒的魔法咒语”时,他根本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垂着脑袋,睫毛轻微颤动着。

事实是维克托的确成功地唤醒了他的睡美人。

(10)
“鋼管舞,最考驗舞者的力量、敏捷和耐力。

“在之前victory所知道的舞者裡面,他認為chris是跳的最好的一個,當然,他的荷爾蒙像是不用錢似的隨意的散發,這也佔了很大的加分,畢竟鋼管舞嘛,很難不把它跳的不色氣。

察觉到气氛不对,勇利敏感地睁开眼睛,眯着眼想看清维克托脸上是什么表情,借此判断接下来的走向。

“直至今天chris帶著一個新來的亞裔舞者上台,維克托對先前的看法完全改觀。

“那個黑髮的亞裔男子居然穿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內/褲應該是黑色的,身上還有一件白襯衫蓋至大腿。他將瀏海用髮膠梳到後面,一個大背頭讓他甚有一番王者風範——應該說是女王風範更好。”

“......——————————STOP!!!”勇利极其狼狈地爬出毛毯,险些被自己绊到。维克托大笑着跳起来躲开扑向他的勇利,绕到了大厅的另一头,念得更加大声。

“他抓住那銀色的管子,右腳抬上去,一個用力,整個人貼在鋼管上,接著雙手離開了鋼管,只用小腿緊緊夾著鋼管,此刻他的肌肉線條被完美的展現出來。
被白襯衫遮住的下身隱隱約約的露出一條黑色的带子,那是蕾絲帶嗎?”

勇利惨叫了一声,光着脚踩到地上追赶他。“维克托!!!!!停下,闭嘴,别念了!!!”维克托避开他,转身又跳上了沙发,继续自己的行为。

“他倒著反握住鋼管,然後雙腿大張,轉了一圈,做出一字馬的動作,周圍尖叫聲四起,這實在太性/感了。
   哇哦!!⋯⋯竟然是女性的蕾絲內/褲,還是綁帶式的,只要輕輕一抽就可以解開了啊。victory想,隱忍著內心的慾火。”

“别——别念了!!”在追逐战中没有取得优势的勇利着急得上窜下跳,捂着脸原地蹲下缩成一团,脸烧的厉害,照照镜子大概堪比红灯。维克托不紧不慢地坐回沙发上。

“這名亞裔男子又一個旋轉滑了下來,背對著觀眾,扭著臀/部緩緩脫下白襯衫,露出了光滑的肩膀和綁著帶子的後頸。

“他穿著女性的情/趣內/衣。

“victory簡直想為此尖叫,但這樣的舉動明顯不符合他應有的紳士氣質。男子往victory走了過來,身上的襯衫尚未完全脫下,可愛的亞洲男子對他眨了眨眼,在他面前誘惑的跪下。”

勇利已经在为此红着脸尖叫了,看上去马上能哭出来。“会——会通不过审核的!!所以不要念了!”维克托没理他。

“這是個暗示——下一秒他解開了最後的兩顆扣子,脫掉襯衫,往一旁扔。

“亞裔男子拿走他旁邊的一大杯伏特加一飲而盡,他喝的很急,些許酒水沿嘴角順著脖子流下,他伸出小巧的舌頭舔了舔唇。

“那雙紅棕色的大眼水潤潤的望著他,男子一手撐在地上,翹著屁/股,露出他的脖子和精緻的鎖骨,他看似無辜的望著男人,緩緩的說出那句英文:

“‘Suck it?’

“就在這一刻victory的理智線徹底的斷絕,他拿出一大把鈔票塞進他的內/褲,將亞洲男子狠狠抱進懷裏,在他頸部留下一個吻/痕。”

接着维克托朝勇利轻快地眨眨眼睛,宣布结束。

勇利继续大叫着。他颓唐地倒进沙发里,扯过他的宝贝毛毯把自己裹了个结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紧闭着眼睛,感到毛毯里的温度在极速上升。“啊啊啊啊啊啊啊!!!听着,我今年都不会投稿了!!不会!!我已经没脸见人了!!”

“哎,这只是同人而已啊?你干嘛那么害羞啊?”维克托带着戏谑的语气拍拍那一团。底下传出了“噫”的一声。“就算你这么说!!同人写的也还是我们两个啊!”勇利冒出头来悲愤地看了他一眼。

“不是还有后期吗,我会静音的,绝对顺利播出。”维克托得意地比起拇指,被勇利拍了一巴掌。“好啦观众老爷们,今天的视频就到这,刚才那些文章的链接稍后我会放在评论区置顶里,希望大家多支持一下,文手们也写出更多更棒的作品——下个视频见啦!”他按下相机停止的按钮。

勇利嘀嘀咕咕地抱着毛毯站起来,啪嗒啪嗒往卧室里走。“你去干嘛?”维克托喊住他。“——睡觉!!”勇利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搓了搓还在发烫的耳朵。“你就不能让你可怜的,即将猝死的室友好好睡一觉然后起来学习吗!!”

维克托尾随他进了卧室。“还真不能。”他笑道。“恐怕我们两个还有点事情得解决。”

“走开————走开啊啊啊啊啊啊别过来!!”
——————————————————————
交际花*:迷妹们的戏称,因为克里斯看上去人脉网是如此的广,以至于每个分区都认识很多up主

所有的文段都来自 @Akiya 的友情提供!!因为秋夜原文发过来就是繁体,所以我就照搬过来啦!觉得换成简体可能不够带感所以就没有改。
对繁体阅读有障碍的看官请一定要说,再改一下就是了( ´艸`)
另外!!我要先给大家种一波草!!顺便督促一下 @Akiya 这个人想写赌场AU 所以请务必写吧!不要想了,写吧!

打了间隔号,希望不会被屏蔽)。

评论(30)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