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南_Nayoki

【瑞金】休学旅行之夜

惯例承包ooc 年龄控制有
差不多是在读同一届的大家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
*
发小的特别加成就是,无论做什么都显得理所应当,水到渠成,好像是自创世以来恒古不变的真理那样。

因为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总是形影不离,「格瑞」和「金」几乎成为了绑定号。课余时间如果找不到金,可以去隔壁班门口转转,很有可能会看到金正跟格瑞闹得不亦乐乎;反之亦是如此。

久而久之,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格瑞和金是该待在一起的”。

转眼间夏日正盛,又是一年毕业季。

午间的教室,众人百无聊赖地泡在题海里,又一次感受着被水淹没的不知所措,空气里只有呼吸声和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最先打破教室里沉寂的人是凯莉。她长呼一口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好!我决定啦!高考完之后我马上就要去毕业旅行!在家里干坐着等出分通知书简直就是地狱。”

空气这才重新流动起来,哄哄闹闹的讨论声音一直传到了隔壁班。“那你要去哪里啊?”紫堂幻回头看她,推了推下滑的眼镜。“要不,干脆大家集体去好了...人多安全,而且还热闹一些。”

这条提议得到了大部分人的附议。

金跟着高呼了几声,然后低下脑袋从桌柜里摸出手机发信息。

「格瑞格瑞!凯莉刚才提议高考后去毕业旅行,你也会来吗?」

发送成功后他又把手机“咚”地塞回了桌柜里,加入讨论的行列。金也不是特别确定格瑞什么时候能看见他发的消息,因为通常来说中午格瑞是不会碰手机的,而在其他时候格瑞回(金的)消息总是准确又迅速。他又接着想到,格瑞会怎么回复他呢?他会不会严肃地说‘等高考完再说’或者‘好好学习’?

事实是还没等他接着想象大家一起出去玩的场景,桌柜里的手机就振动了起来。

「那是你们班出去玩吧,带我不好。又不是所有人都认识我。」

金眨了眨眼睛,仔细想了想。他扯扯后桌还站着的凯莉的衣袖,跟她耳语几句,随后凯莉就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她一挥手,叫停了教室里所有的讨论声音。“金小同学有个问题!”她大声宣布道。“大家,都认识隔壁班的格瑞吧——?”

教室里安静了一小小会。等到从他人那里了解到格瑞就是金的那个发小之后,“认识——!”的回答声就此起彼伏。凯莉接着问道:“那我们班的毕业旅行带上格瑞,也没问题吧?”

这次没有沉默,大家都立刻会心地笑着回答“没有问题!”,然后看向金。而金正在敲打着屏幕。

「金,你们班怎么那么吵...」
「格瑞你可以来哦,大家都认识你的!因为格瑞经常和我在一起嘛」
「那就这么约定了喔,反悔是小狗!隔空拉勾!」
「...白痴,谁跟你约定了啊。」
「......拉勾。」

紫堂幻看着同桌金脸上洋溢着收不住的傻笑跟空气拉勾然后又全力以赴地跳进海里,轻轻揉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啊,好撑。

嘉德罗斯注意到跟他隔了一条过道的格瑞突然对着手机轻笑一声,然后认真地勾起自己的小拇指晃了两下,最后还跟空气按了一下大拇指。他顿时就换成了看傻逼的眼神,心里突然有了揍人的冲动。

妈的死给。

最后这场关于毕业旅行的大讨论是在窗外年级主任丹尼尔和蔼的微笑中结束的。

*
考试的日子一眨眼就到了,节奏紧张的复习几乎让所有人都把毕业旅行的事情抛之脑后。

凯莉倒是把这事儿记得清楚,最后一科考完收卷的时候她就开始不耐烦地抖腿,监考员宣布解散的时候她“耶”了一声就冲出考场,从校门口寄存处把包拿了回来,操起手机开始群发短信。

「哈哈哈哈哈哈哈旁友们记得毕业旅行吗!!」

过了一会她才看见有自己班里的人三五成群出来,群消息才得到回复。在群里激烈讨论之余,凯莉还不忘抬头看看从考场出来的搂搂抱抱姿势各异的情侣,感慨唏嘘一阵。

当她又一次抬起头的时候,瞥见从校门出来了一抹金色,在阳光照耀下格外耀眼,像一团金色的火焰那样一颤一颤地跳跃。旁边是跟金牵着手的格瑞,比金高出了不少,四平八稳走着,银发几乎要被身旁的明亮颜色镀上一层金光。

这俩人在成群的情侣之中格外夺人眼球。格瑞和金只是平淡地牵着手走在一起,氛围却显得比开创新抱姿的甜蜜小情侣们更加温柔,引来一阵闪光灯和快门声。

你俩,得火。凯莉暗自偷笑,目光落在他俩牵着的手上,过了好一会才像被雷劈了那样突然醒悟过来。

我操??气氛太自然了竟然没有察觉??牵手????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嗯?????

*
出发机场一样,目的地一样,登机时间也一样。

飞往日本计划的竟然奇迹般地被他们四十来个人买到了同一趟航班的机票。

订机票这事儿是格瑞帮金干的,希望一起订能订到连坐的票,可惜最后还是分得挺远,隔了整整两排座位,这让金失落了超级久。

原本皱着脸的金在发现那趟航班全是自己人的时候一下子就高兴起来,兴冲冲跑去跟坐格瑞旁边的艾比换了座位。

飞机在跑道上抬起起落架借助气流高升空中的时候,所有人的情绪都跟着一起高涨起来,凯莉抬起胳膊宣布要开始点名,紫堂幻配合地掏出笔和名单。

即使再兴奋也要保持文明,更何况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乘客,一行人除了小声交谈和点名答到之外就没有什么大动静。凯莉用不大却听得清晰的声音念出下一个名字。

“金?”

格瑞没听到回答,他往旁边的座位看了一眼。金以一种正襟危坐的姿势打着瞌睡,随时都面临着脑袋一沉上半身就歪到过道上挡路的危险。格瑞小小地翻了个白眼,手臂穿过金的脖子与座椅靠背间的缝隙,搂着金让他往自己肩膀上靠。“到。”他替金回答,然后顿了一下。“格瑞也到。”他说。他在金的头顶上找了个舒服位置让自己的脑袋靠了上去,合上眼睛。

经过慎重考虑,格瑞最终决定把金昨晚激动得像个初次春游的小学生那样整夜没睡着这事儿藏在心里。

凯莉艰难地扒着座位边缘探出身子去看他俩什么情况。她嗤之以鼻地笑了一下,招手叫来空姐礼貌地请她给那对笨蛋发小盖上毯子。

*
金喝高了。

也不是特别高,大概缓上一会就能清醒很多,但是当下已经足够让金晕晕乎乎得视线不清了。

这让格瑞稍微有点自责,他只是出去接了个秋打过来又一顿叮嘱的电话,没想到这群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一下子把金灌醉了。但这一方面也是必然的,在这样一个夜晚没有什么理由能阻止金喝酒。

他从安静的走廊上回来把门推到一边的时候,金已经打着小小的酒嗝,半眯着眼睛靠在墙边了,紫堂幻蹲在金旁边,看见他来就钻回了人群里。

凯莉晃着一小杯清酒向格瑞举杯示意。“哈哈,格瑞!”她狡黠地笑了笑。“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带走金吧!”这句话让众人开始起哄。

格瑞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又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们好几眼,视线才转回金身上。金曲着膝盖窝在那里,身上酒气不是很浓。小小一团,加上那张显幼的脸,看上去跟实际年龄严重不符。因他的姿势,浴衣领口有要松散开来的趋势,现在已经歪扭着自己的线条露出了金细致的锁骨和胸口白皙的肌肤,吸引人不住地往那里看去。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确定好金的状态,然后两条手臂分别穿过金的腋下和膝窝,不怎么费劲地就把金打横公主抱了起来。那群人又是一阵欢呼起哄加鼓掌,目送格瑞抱着金离开宴会厅。

*
他们睡在传统的日式榻榻米房间里。

合宿的其他几个人还在宴会厅里,偌大的房间只有格瑞和金两个人。

格瑞把金放到盖铺上摆正,扯过被子一角虚着给金盖了肚子怕他着凉,然后在他旁边坐下。

金的酒量格瑞是知道的。格瑞从来滴酒不沾,为的就是给醉成烂泥的金善后。好在金酒量不行但是酒品特好,醉了也不烦人,就是安安静静地坐一边,有人问他问题还会迷迷糊糊地回答。

包括现在,金也还是醒着的。

窗户为了透气没关严实,在一侧开了一条缝,为夏夜带来了难得的凉爽。室外的灯光斜斜的照进来,在金的被子上形成了一道明亮的条纹。

金的眼睛已经不再半眯着了,看上去也有点明亮。他看着格瑞,格瑞也看着他。

“我的发小长得真好看。”金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咬字清晰,格瑞有一瞬间以为他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直到金用他醉后特有的傻笑补充了一句:“不愧是格瑞!”

“...说什么傻话。”格瑞过了好一会才低声说,差点要睡着的金飞快地睁开眼睛。“明明是,我的发小才好看吧。”他伸手往金的额头戳了一下。

金又傻笑了起来。“哇——格瑞夸我了耶!”他像只猫咪一样舒展身体伸了个大懒腰,然后乖巧自觉地把滑落下去的被角盖回肚子上。“格瑞?”金轻快地喊了一声。

“嗯。”格瑞迅速地回应他。

“过来一下,过来。”金曲起手臂勾勾食指,格瑞没有犹豫地弯下腰凑近他。他得到的回应是金在他脸颊上亲了响亮的一下。“晚安格瑞!”做完这个事之后金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呼吸也逐渐平稳下来。

格瑞直到自己也躺下之前都一直脑子空白,身体停下了之后才能感受到思维的剧烈涌动。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乱得像金四岁那年执意要自己收拾的衣柜的最后下场。格瑞发现自己脑海里最突出的问题居然是“金是不是也喜欢我?”而不是“相处十七年的发小亲了我”。

...也?

*
格瑞现在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十七年的时间潜移默化中已足以让他们在对方的记忆中占据主要一部分,甚至在对方的生命中变得很重要。格瑞只需要闭上眼睛,跟金相处的许多事情就能从脑海深处浮现上来。

金还是个小豆丁的时候就喜欢跟在格瑞身后,被姐姐秋称作为“格瑞的小跟屁虫”。那时格瑞最常听金说的话就是奶声奶气的“陪我玩”。格瑞隐隐记得那时的金身上还有一股奶香,身体软绵绵的,像一团温暖的棉花。

后来长大了,金的粘人程度也丝毫未减,反而越来越喜欢跟格瑞待在一起。格瑞总是会拒绝,但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不是真不想让金跟着自己。

啊,大概只是延续了惯例的相处方式吧,打心底里自己肯定还是愿意的,不然也不会对着金的撒娇耍赖束手无策。

跟金在一起就会感到安心,金脱离了自己的视野就会思绪乱飘转一圈回到发小身上,从小小年纪就在心里承诺过的“保护他”到前些日子出考场的那个不明不白的牵手...那这么多年来,自己也是喜欢着金的吧。

...肯定是这样的。

格瑞想明白了。格瑞还是睡不着。因为他的不远处窸窸窣窣一阵,然后他思绪的主角就手脚并用地爬了过来,身上还是有点酒气,但是清酒的味道不是那么呛鼻,这让格瑞判断出金还没有清醒。金捣鼓了一阵,从被子靠近他的这一侧的边缘钻进去,从格瑞的肩膀旁边钻出来。

“格瑞。”金的声音小小的,哼哼唧唧带着点鼻音,叫格瑞的名字听上去像是他平常撒娇的语气。“我睡不着。”金听着有点委屈。格瑞理了理被子,让两个人躺一起不会觉得热。“在想什么?”格瑞问他,感到金翻了个身平躺下来。

“嗯——在想,格瑞明明比我大两岁,但还是跟我同级。”金回答他,嘿嘿笑了两声。“真是太好了。”

“...因为你,吵着要跟我一起上学。”格瑞记这件事记得特别清楚,他面前这个可是害他多上两年学前班的罪魁祸首。

金很明显还是没什么困意,他开始翻来覆去地改变入睡姿势,翻得已经有睡意的格瑞有点烦。他抬起手臂压在金身上,阻止他继续翻身。不能翻身的金就这么盯着格瑞的侧脸看。

过了很久,他觉得格瑞大概是睡着了。“凯莉老问我,”他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问我是不是喜欢你。”

当然没有听到格瑞回应他的声音。金松了一口气。“我——喜欢你——格瑞——”他用气音拉长了调子说,接着又自顾自笑了一会,空气这才安静下来。

待一切重归沉寂,格瑞不算长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他支撑起身体,垂着眼帘,看着旁边呼吸平稳的金。

“...白痴。”格瑞翻了今天的第二个白眼。他犹豫了一会,附身亲吻了金的嘴角。

“我也...喜欢你。”
“晚安。”

*
宴会厅的一群人一直闹到半夜才渐渐散回合宿的房间。

凯莉意犹未尽地率先拿着几盒卡牌游戏冲进男生房间,才踏进两步就停了下来,又咚咚咚地退了出去,挡在其他人前面,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嘘。”凯莉窃笑,小声宣布道:“手脚放轻点,有两个终于明白了的小朋友抱一起睡着啦。”

格瑞的确有个美好的夜晚。

————————————————
我爱凯莉大佬x
发小真是太美好了呜呜呜

评论(11)

热度(143)